香蕉王國(台灣)
文 / 中央社記者潘月康攝
 
 

一九六三年,日本開放台灣香蕉進口,立刻風靡全日本,十年間,香蕉種植成為台灣主要的產業之一,為我國賺取可觀的外匯。在那段風光的日子裡, 滿園黃澄澄的香蕉,就像是滿山的金礦一樣,使得台灣儼然成為一個香蕉王國
在那個年代,從南台灣的旗山到北部的新竹,全台掀起一片種香蕉的風潮,只要有一點地,農民就迫不及待地將之全部闢為香蕉園。到了收成的時候,一位農政官員回憶說,旗山通往高雄碼頭的產業道路,頓時成了全台最繁忙的道路,載香蕉貨車司機一路從旗山按著喇叭呼嘯而過,尖銳的喇叭聲,深夜中儘管顯得刺耳,但當時警察也深怕延誤香蕉裝船出貨時機,不敢加以阻撓。
根據台灣農業年表的記載,一九二五年台灣青果社公司成立後,台灣香蕉開始大量外銷日本,出口量在一九三五年達到一百一十七點三零公噸。台灣光復後,一九六七年更創下三百八十二點零五一公噸的最高記錄,全台種香蕉面積更達八萬公頃。
當時一公斤香蕉約六至七元之間,割一串香蕉大致可賣一、兩百元左右,那時候蕉農到茶室喝杯茶僅需花費五元。因此,酒家、茶室的女侍者,只要見到穿著沾滿蕉汁衣服前來的客人,無不奉為上賓,招待更是無微不至,而衣物乾淨者,就只有坐冷板凳的份了,由此可知蕉農在他們心目中的地位。
一位當年承辦香蕉產銷的農政官員回憶,當年蕉農一年的收入是二十萬元,比起公務人員一個月收入約五百元左右,一年收入頂多不過是六千元相比,可以想見當年蕉農收入有多風光;一名蕉農也說,當時蕉價好,六株香蕉的收成,就夠做一套上等英國進口西裝,現在種一百株也換不到。
而全台灣種植香蕉最多的旗山鎮,以溪洲河谷的平原種植最多,品質亦佳,糖廠以下的南寮、十八份、半廓仔等拜糖廠排放殘渣甜汁肥沃土壤,一棵蕉樹可產甚多把。也因此,旗山造就了許多香蕉大王,像在台灣商場享有盛名的陳查某,當年即是靠經營香蕉運銷而發跡。另一位更富傳奇性的「香蕉大王」,則是「金蕉廷仔」,號稱「散赤囝仔打拼出頭天」,不但轟動全台灣而且聲名遠播日本,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
據說,「金蕉廷仔」本名盧廷,三歲喪父,長兄夭折,與二哥盧邦自幼失學,兩兄弟由寡母含辛茹苦撫育,他們平時以拾穗、撿蕃薯、撿柴、摸田螺和摘野菜度日。盧廷十三歲時進入旗尾糖業株式會社當工友,手腳伶俐又肯學習,對人更是畢恭畢敬,態度誠懇,所有職員和上司都讚譽有加,加上他資質聰明,加上勤奮好學,進步神速,幾年後已能看日文報紙,並能說一口流利的日語。
盧廷在大約十歲時,母親叫他去市場賒鹹魚回家配飯,那時有許多店家都會給窮苦人家方便,用賒欠方式暫時救急,等有錢時才一起算清。想不到那賣鹹魚的店家竟然搶走盧廷想賒的兩條鹹魚,並說他家「嗄呢散赤,咁會有錢還?」使他童稚心靈深受打擊。十八歲時,鄰居為他做媒人向溪洲一戶擁有數甲土地的人家提親,對方不但嫌他無田無地,還去撿蕃薯,說他「散吃人擱想買娶阮的查某子,笑死人!」
盧廷在這兩次被人看輕、嫌他貧窮的慘痛經驗中,下定決心存錢買地,打拼給人家看,於是他以看報求知為藉口,由主任介紹到日本人宿舍廉價收購各種報紙,看完後轉賣給收破銅爛鐵的,一角二角積存,加上省吃儉用留下來的錢,以一甲四百元價格,買下他家對面的田地,除了種些稻米食用外,其他全部種香蕉,大清早天還沒亮就進香蕉園工作,到太陽下山後很久才摸黑回家,有時候更引水灌溉到三更半夜,真是以心血栽培「金蕉」。
經他細心栽培,品質優良的香蕉人見人愛,大家搶著買他的香蕉,在供不應求的情況下,他靠著身強力壯,走好幾個小時路程,到南化買香蕉挑回來旗山賣,漸漸成為大盤商,「金蕉廷仔」名號不脛而走,日本商社慕名而來與他交易,他賺的錢除了買土地,就是寄存在旗山農會裡,錢愈存愈多,成為鉅富之後,卻依然一身「金蕉衫」樸素打扮,因而發生膾灸人口的「旗山農會提款風波」,傳頌至今,仍為老輩人士所津津樂道。
「金蕉廷仔」在香蕉全盛時期,種植香蕉多達十餘萬株,以一甲種一千八百株計算,他的蕉園就有近百甲,日本商社因其名氣響亮,有一次邀他前往日本旅遊兼開會,他在日本人三催四請下成行。到會場一看,竟有數千人參加,場面非常盛大,他不敢貿然進場,主席發現香蕉大王不在場,派人找到他以後,請「大王」坐在最中央的「大位」。主席請他上台講話時,「金蕉廷仔」因沒見過如此大場面,惟恐講話不得體,只拿起筆在黑板上寫了一個R,並在外面加個圓圈,全場人士看到他的商標註記,立即給予如雷掌聲,可見「金蕉廷仔」在日本商社地位何等崇榮!
除了傳奇的「金蕉廷仔」外,負責香蕉運銷的高雄青果社也是名盛一時,理事主席吳振瑞更是赫赫有名。立法委員林豐喜回憶說:「那個時候他可以算是是很帥的,風度很好,談話的風度訣竅很好,所以和日本商社談判時,相當有魄力。」就這樣以良好的外交手段,加上日本市場的需求,台灣成了香蕉王國,而吳振瑞也成了另一位「香蕉大王」。
不過,一九六九年初春正當香蕉外銷市場一片看好的時候,高雄青果社爆發「剝蕉案」,吳振瑞被控圖利他人,最後被判刑八年褫奪公權五年,而吳振瑞下台後,台灣香蕉的外銷盛況也開始一蹶不起。蕉農賴炳龍說:「五十七、五十八年時價錢最好,吳振瑞被抓去關之後,那就無效了,價錢一直退下來。」
一位青果合作社的退休人員在提起該案時,仍不勝感慨。他回憶說,青果聯合社當年坐擁有台灣三分之一的外匯收入,利之所趨,自然成為各界急欲染指的目標,產銷團體間的拔河更從未間斷。不過,這位退休人員說,當年爆發的金盤、金碗舞弊案,其實內情並不單純,甚至有人懷疑這根本就是政治鬥爭下的欲加之罪。

其實,台蕉風光不再,原因很多,除 了青果聯合社壟斷台蕉外銷制度引發外界批評外,台灣小農生產環境,也註定台蕉無法敵過跨國公司大農悲劇;加上菲律賓香蕉採大農企業化經營,讓台蕉曾經在一九七九年連續兩年在日本市場嚴重滯銷;國民黨黨營事業更一度傳出赴越南種香蕉回銷日本,這項打擊台蕉作法,也一度引發輿論譁然。
不過,一位農政官員委私下透露,真正打擊台蕉外銷日本的另一個主因是,台灣香蕉感染了有香蕉癌症之稱的黃熱病,嚴重影響台蕉的收成。雖然政府農政單位曾試圖研究新抗病品種,但新品種可抗病害,口感及香味卻已經不如以往的獨特與濃郁。因此,到了一九九零年,台灣香蕉的出口值比率已減低為百分之零點零四種植面積剩不到七千公頃。(鄭懿瀛)

 
香蕉紙箱包裝首批啟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