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袋戲(雲州大儒俠)
文 / 中央日報
 
 

布袋戲,在清朝時代就已經從福建傳到台灣來,至今已有兩百年左右的歷史,是一種集宗教、文學、雕刻、彩繪、刺繡、口技、文武樂場於一身的綜合藝術。長期以來,布袋戲在大城小鎮中,發揮宗教、娛樂與教化人民的功能,成為這塊土地子民的共同財產,可說是極具代表性的「台灣民間藝術。」
到了一九六零年代,台灣社會轉型、經濟起飛,布袋戲也蓬勃發展,進入黃金時代,當時布袋戲團最多曾到一千團之譜,彼此之間的競爭也非常激烈,各種技術改良也隨之產生,裝有機關的木偶、科技音響效果、七彩霞光燈加乾冰,全部搬上舞台、電視,形成集怪誕、懸疑、刺激、熱鬧於一身的「金光布袋戲」時代,也讓一整代人的童年充滿歡樂回憶。
其中,號稱台灣掌中戲(布袋戲)第一世家的「五洲園掌中劇團」團長黃海岱,引領台灣布袋戲風騷長達五十年,入室弟子三十多人,未正式拜師、或再傳又傳弟子至少兩百人以上,台灣布袋戲團以「五洲」作為團姓者約有一百五十團之多。黃海岱國學底子深厚,早年在野台戲時代便以詩詞問答、談經說史、聯對、字猜、純正福佬漢語說白及改編傳統戲曲音樂出名,而且他還善長觀察社會大眾的需求,懂得滿足廣大觀眾的娛樂味口,又創造了節奏明快,偏重武戲的「劍俠戲」戲路,充份發揮了布袋戲演出靈活、人物豐富的特色,使布袋戲有了鮮明的戲劇風格,也奠定了他大師的地位,對台灣布袋戲日後發展極具影響力。 
黃俊雄是黃海岱的次子,他繼承父業,並且更加發揚光大,成功地將「改良的金光布袋戲」帶入電視螢光幕(不過,布袋戲最早在電視上出現,是一九六二年十一月八日晚上九點十五分,由亦宛然布袋戲團團長李天祿在台視螢幕上演出的傳統布袋戲「三國誌」),掀起「轟動武林、驚動萬教」的盛況,也創造了台灣歷史上最知名的虛構人物之一--「雲州大儒俠史豔文」。
黃俊雄除了承襲黃海岱在編劇、唸白、演出的藝術風格,更配合電視的特性進行許多創新,包括將木偶尺寸加大,並在造型上加入現代感,強調眼部的神氣和服裝的變化;在音樂上以中西流行音樂取代傳統的鑼鼓點及南管、北管戲曲,並運用現代音樂效果製造更豐富的表現力;在佈景上力求接近真實,使畫面成為強化劇情說服力的工具;在人物塑造上則反映社會百態,將廣大群眾的心聲藉由人物宣洩。這些改革,當然造成空前的轟動。
根據當時台視節目部經理何貽謀表示:「先是彰化木偶雕刻世家徐析森讓木偶變得眼嘴可動,又將原來『小籠』式的舞台加以改進,使舞台可以前後置景創造出立體感,加上黃俊雄的布袋戲將木偶變大,且各有個性和獨特的造型,兼之以成人為對象,純粹台語對白,使木偶人物更見鮮活。就以『雲州大儒俠』中的劉三、兩齒、怪老子、苦海女神龍、藏鏡人等為例,那一個不是具有特別的腔調、動作和配備?我在試看過後就決定採用,自那年(一九七零年)的三月二日起,在每週一及週五下午播出兩集,後因廣受觀眾歡迎,自五月十一日起,又改為每週一至週五下午兩點半到三點半播出。」
這一改可不得了了,黃俊雄請來的中興大學畢業生陳國雄編的劇本「海闊天空」,黃俊雄和大弟子洪連生的口白又變化萬千,美工和燈光設計奇幻奪目,再加上西卿的歌聲讓角色生命在有形無形中增添無盡無窮的韻味,餘音繞樑久久不絕,「使得小學生迷得蹺課、農人要看完劇情才肯下田耕作,電力使用量在播出的時段驟增,馬路上的計程車也少了一半,很多人的綽號不是兩齒就是劉三」,全台灣沈浸在布袋戲的旋風裡,史豔文的魅力無窮可見一班。
其實,這齣「雲州大儒俠史豔文」是黃海岱以十八世紀中國章回小說「野叟曝言」為題材,將其改編為「忠孝節義傳」,男主角則由文素臣改為史炎雲,以布袋戲演譯方式加以詮釋改編的劇碼。黃俊雄十九歲準備開戲台演出時,再改編「忠孝節義傳」為「雲州大儒俠」,劇中男主角定名為史艷文,舊有故事中僅保留史艷文(原為史炎雲)、劉三與劉萱姑(原為劉三姑)三個角色,不料卻一炮而紅,創下迄今無節目可破的超高收視紀錄--百分之九十七﹗
不過,節目一紅就會惹來麻煩。先是台視節目部經理何貽謀接到了寫有「你該槍斃」的恐嚇信函,又連續半年的時間每個月都收到一疊冥紙,表達對台視播出以台語發音的布袋戲強烈不滿;接著,來自新聞檢查單位的干涉,又讓「雲州大儒俠」播播停停,從一九七零三月二日至一九七四年六月十六日,總計播出四百多集後,就被當時行政院新聞局以「妨害農工商正常作息及兒童教育」,以及與政府大力推行的「國語運動」相悖等理由禁演,其他所有的電視布袋戲也都喊卡。
當然,隨著民主化、自由化的發展,以及對於台灣鄉土文化的反思,布袋戲、歌仔戲等台灣本土戲曲藝術又獲得平反與解禁,後來像許王、鍾任壁、黃順仁、洪連生等布袋戲大師都相繼上電視演出拿手絕活,可是,孕育史豔文的那個主客觀環境卻已一去不還,即使政府以頒發薪傳獎或民族藝師的榮譽來保護、提振布袋戲的生存空間,但它也終究難逃進入多元社會裡相對小眾市場的命運。
史豔文,以及台灣掌中戲第一世家的命運也相同。黃俊雄雖然在一九八四年成立了「黃俊雄布袋戲團」,擴展並傳承黃家布袋戲王國的版圖,於雲林虎尾市區內搭建占地六百多坪的攝影棚,影棚內還搭建比例配合戲偶身長縮小的各式實景,分為外景與棚內兩部份,棚內場景可圍繞三百六十度,自行拍攝製作「金光布袋戲」影帶作品,如金光霹靂菩薩藏 、萬教大格殺、金光十八龍、金光九天盤 等,並且繼續在各電視台演出六藝精武門、六藝七義、西岐封神榜、封神大伐紂、欽差遊俠傳、隋唐演義、唐朝演義、神刀魔劍六合魂、濟公傳、降龍伏虎傳、義魄青天、大明遊俠傳、三國英豪、新雲州大儒俠、史艷文與女神龍、真假濟公、烽劍春秋、射鵰英雄傳、千禧雲州大儒俠等劇,可是,即使史豔文頻頻重出江湖遊走,但那個「武林至尊盟主」的歲月卻已不再矣。
然而,就像一位布袋戲迷說的:「在時間洪流下,(黃俊雄)布袋戲雖然歷經了許許多多的風風雨雨(禁播、國語化),但它依然一本傳統藝術的韌性,不畏風雨與民眾相互交心,是執著、是使命、是打心底熱愛這份屬於台灣本土的藝術。」也就是這點堅持,即使史豔文的風光已逝,但布袋戲的藝術生命卻將繼續傳衍下去,並永遠存在歷史的記憶裡。(鄭懿瀛)

 
黃俊雄電視布袋戲中人物的造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