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台灣歷史的(13行遺址)
文 / 中央社記者彭巍巍攝
 
 

一九五五年(民國四十四年)秋天,有一位空軍飛行員潘克永少校,駕駛螺旋槳戰鬥機飛過台北縣觀音山的時候,發覺附近有異常的磁力現象,當時他推論該區有鐵礦床存在,因此在下機後,他寫了一份書面報告提供給國防部參考;隔年,他又親至造訪八里鄉,在海邊的埤頭村附近發現許多鐵質石,他甚至擬定了一份鑽探礦產的計畫。這位空軍飛行員成採礦發財的美夢,不過,他的發現卻對後來研究台灣的史前文明,提供了一個有趣的線索。

民國四十六年,意志堅定的潘克永少校,與台灣大學地質系教授林朝棨,會同中美鑽探公司的工程師黃瀛東,前往埤頭村勘察他所發現的「鐵礦床」,由於林朝棨是當年國內唯一的地質學和古生物學權威,他斷定該地的「鐵礦露頭」殘渣,其實是史前人類所遺留的煉鐵遺跡。林朝棨接著又在附近的地瓜、花生園內,找到散佈在土壤中的「真牡蠣」、「烏蜆」等一大堆史前人類吃這些螺貝之後,到處棄置的貝塚「垃圾堆」。 

另外,林教授在後來的調查中,也在埤頭村旁邊的頂罟村,一處當地人稱為「十三行」的濱海聚落,發現當地民房的「土角屋」黏土牆壁上,居然因為當年挖土造牆,順便也把混在泥土中的古代陶器碎片一齊黏上去,這些陶片表面上刻有凱達格蘭族特有的幾何壓紋,因此這一片史前遺址,就被命名為「十三行遺址」。

十三行遺址是位於淡水河口南岸,觀音山前緣的河口沖積平原上,約在東經121°24'00"、北緯25°10'00",行政上隸屬台北縣八里鄉頂罟村。遺址所在地形為一古老沙丘,標高級在五公尺左右,其範圍呈梯形,北寬約一百五十公尺,南寬約三百公尺,東西長度約一百八十公尺,全部面積約四萬平方公尺。由於其文化資料皆埋藏在地下,非經全面發掘,無法瞭解其特徵。

後來,經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考古學組進行發掘,先後兩次發掘一百六十一平方公尺,發現陶器、石器、金屬器、玻璃製品、骨製品、生態遺留,墓葬、建築遺留等豐富的文化資料。經研究得知,十三行人生活在距今約一千八百到五百年前,屬於台灣史前的鐵器時代,是目前唯一確定擁有煉鐵技術的史前居民,至於十三行人為什麼在這裡生活了一千多年後消失的原因,仍有待進一步研究,只是從一些證據看來,十三行人很有可能是平埔族凱達格蘭人的祖先。

事實上,除了十三行遺址外,考古學上所謂的「十三行文化」,在台灣中南部甚至東部地區都有發現,主要遺址還有小基隆、台北市西新庄子及社子、台中縣大甲鎮番仔園、外埔鄉麻頭路、大肚鄉龍泉村、彰化八卦山、苗栗縣苑裡、台南縣永康鄉蔦松和南投縣集集鎮田寮院等處。但是,八里鄉的十三行遺址卻是了解這段期間居住在十三行地區人類生計、技術、聚落形態、經濟貿易和社會結構等方面最具代表性的遺址,更由於其下限年代,可以和漢人早期開拓台灣的年代銜接,因此其文化內容遂成為提供了解台灣早期「漢番關係」的重要資料。

我們從十三行遺址出土的一些器物,便可窺見其深刻的文化意義。首先是一個單把、折肩、圈足人面的陶罐,質地為紅褐色夾砂陶,其口緣、足部的表面均勻散佈圈印、櫛點等裝飾圖樣,最特別的是陶罐腹部生動的人面造型-微突的眉脊、狹長的雙眼、微張的嘴角、再配上臉頰旁立起的雙耳,充分顯示了史前居民精湛的製陶技術與豐沛的創造力。人面陶罐為墓葬出土文物,推測可能為宗教用途,日常生活中並不使用。

還有一件人形陶偶,雖已殘缺 ,但是顯示了一個女性上半身的裝飾,可能包括文身與耳部鑽孔。其胸前突出的乳房,凸顯女性的特徵;頸部至胸部刻畫出整套項飾;其腰部很細,繫有腰帶;面部完整的五官、尖下巴,右手舉起與耳齊高,背部肌肉刻畫明顯;耳垂特大且穿孔,推測史前十三行人有穿耳洞的習俗;頭部後方以泥條塑成盤裹狀,可能與文獻所載北部原住民纏頭巾的習俗有關,此件人形陶偶,似乎可顯示十三行人的身體與服飾。

此外,在十三行遺址發掘出土的遺物中,陶器是數量最龐大的一批標本。其中,完整或可復原的陶器約一百二十六個個,破碎的陶片佔最大宗,估計約超過八十萬件,從這些破碎的陶片中,經過考古家的抽絲剝繭,科學的分析與推論,透露出史前十三行文化人的生活點滴與文化內涵。而十三行遺址出土主流的紅褐色夾砂陶片,依據施紋方式的不同,主要分為素面、拍印文系統、及壓印、刻劃、刺點、劙劃、捺點等,一般而言,紋飾多施於器物腹部及延伸的底部,大部分皆通體施紋,亦見紋飾呈環帶狀分布。十三行遺址出土大量帶有幾何形紋飾的陶片,其與曾經流行於大陸東南沿海的一支史前文化-幾何印文陶文化之間的關係值得進一步探討。
不過,經推斷屬於凱達格蘭和噶瑪蘭系統史前文化的十三行遺址,卻在民國七十七年要進行考古挖掘時,發現遺址竟被有關單位劃定為八里污水處理廠預定地,而且即將動工,遂引發了民國七十八年各界發起的「搶救十三行遺址」行動,經過學者大力呼籲、媒體競相報導、立委質詢、學社運團體連署聲援後,內政部在民國八十一年決議將十三行遺址指定為國家二級古蹟,但因十三行遺址為一處砂土區,容易塌陷,因此在保存區上覆蓋其它十三行區域的棄土,並於四周設立鋼板樁,保護遺址範圍。民國八十一年,行政院更核定由台北縣政府負責籌設十三行博物館,以保存及展示十三行遺址出土文物。
而為了符合現代博物館需求,十三行博物館的設計不僅包括十三行遺址文物的陳列展示,也包括週邊地理生態環境展示,是北台灣第一座考古兼生態教育博物館,其建築設計十分特殊,其素材以樸拙之清水混凝土為主,包含以代表遺蹟傾圮與毀壞意涵的八角斜塔造型;象徵十三行人的來處與原鄉,成放射狀指向海洋之海向量體;兩道斜牆及清水模板的圖案皆指向觀音山國家一級古蹟大坌坑遺址所在地之陸向量體;可自戶外拾級而上至屋頂觀海的大型階梯及仿船艙式建築等,曾榮獲九十一年度「台灣建築獎」首獎。 
館內「重返十三行」展示,由發現、遇見、走進十三行之三個常設展示單元,分別展示遺址的文化層、十三行人製作陶器步驟模型、環形劇場等,導引參觀者進入時光隧道;逼真的考古探坑、身歷其境的先民生活、珍貴罕見的史前文物,將使參觀者不虛此行。
兩位知名的考古學者臧振華與劉益昌,在十三行遺址保存區談及遺址的物換星移時皆感觸良多,他們表示,尊重文化資產、保存文化資產,是我國政府、民眾必須努力的目標,十三行博物館的成立,無疑具有歷史里程碑的意義,希望大家一起來十三行,看看台灣的歷史,了解台灣的史前居民。(鄭懿瀛)

 
台灣歷史十三行遺址挖掘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