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獎券(電動搖獎機)
文 / 中央社攝
 
 

兩千零二年,台灣年度熱門話題莫過於台北銀行發行的「樂透彩」了。而隨著樂透彩的出現,老一輩塵封已久的「愛國獎券」記憶又逐漸鮮明起來。當時,台灣銀行發行的愛國獎券,給那些活在貧困年代的台灣民眾一個發財美夢,是許多人生活當中的希望所寄,充滿許多一夕致富的傳奇故事。

一九五零年,國民政府剛剛從中國大陸敗退來台,沒有足夠的經費可做各項建設工作,更沒有多餘的錢可以用在社會福利上,於是,政府便想到一個方法,亦即委託台灣銀行發行愛國獎券。當時第一期的愛國獎券一聯賣十五元,第一特獎的獎金為二十萬元。雖然二十萬元在那時候是一筆大數目,可以買下一棟台北市內最繁華路段的二層樓透天厝,但是一張十五元的獎券對大多數的民眾來說並不便宜,所以第一期愛國獎券購買的人並不很多。
於是,政府立刻決定將第二期愛國獎券金額降為一聯五元,以吸引大批購買人潮。這個方法果然奏效,第二期購買率大大上升,從此愛國獎券便成為大家發財夢的寄託。到了一九七一年,愛國獎券每聯改為新台幣十元,第一特獎五十萬元;其後又一聯增加為二十元、五十元,到一九八二年十月發行第一千期紀念時,每聯更增為一百元,第一特獎則增為一千萬元,百萬富翁變成千萬富翁。一時之間,民眾趨之若騖,人手一券,開獎日也從一個月開一次獎到半個月開一次獎,最後到逢五開獎,每個月三次,對獎方式如同現今的統一發票一樣,一張一個固定號碼。
早期的愛國獎券開獎使用的是手提六角型木質搖獎機四架組合搖獎,一九七一年一月改用法國製電動開獎機七架組成開獎,每台機器下面都坐著一個人轉動機器,裡面有從零到九的十個球,轉出那個號碼,那個號碼的牌子就會被舉出來,過程懸疑而緊張。

而且早期愛國獎券開獎除邀請省議會、省商會及省府財政廳派代表出席監督外,還會登報歡迎各界人士到場參觀,自一九八六年九月二十五日起才開始經由電視做現場實況轉播,在台北市中山堂公開舉行。每到愛國獎券開獎日,街頭巷尾人們熱切談論的話題都是得獎號碼,有人眉開眼笑、欣喜若狂;有人則是唉聲嘆氣、搥胸頓足。

其實,翻開數十年來每一期的愛國獎券,就彷彿是在讀一段台灣近代史,從早期的反共標語、國家建設,到各類的文教與名勝古蹟,反映出每個年代的生活背景。像是一九五一年左右的台灣,因為韓戰方酣,局勢十分緊張,到處都印上了「反攻大陸」、「保密防諜,人人有責」之類的字眼,連愛國獎券也印有「驅逐俄寇」、「還我河山」、「光復祖國」、「復興中華」等字樣。到了一九六零年代到七零年代,愛國獎券才一改反共抗俄的主題,開始加入許多台灣建設的主題,像新生活運動、十大建設等都陸續上了獎券的封面。
另外,早期愛國獎券是沿用紙鈔的設計,採單色印刷,型式簡單,從兩百八十二期開始,愛國獎券從直式改為橫式,並以畫家梁又銘先生所畫的二十四孝為故事背景,更增加了民眾收藏愛國獎券的風氣。一九八零年代前後,台灣經濟起飛,民間游資充斥,愛國獎券的高額獎金成為民眾追逐財富的象徵,當時中南部有錢人買獎券更是一袋一袋的買。不過,就在愛國獎券熱潮在一九八四、八五年達到高峰的時候(八五年時獎券銷售額達到新台幣一百一十五億餘元),獎金固定、中獎率不高的愛國獎券已無法滿足喜愛剌激的賭徒,於是便有依附愛國獎券第八獎號碼的「大家樂」賭博慢慢地蔓延開來,引起一陣簽賭狂潮。
當時大家樂簽賭的狂熱已隨著每旬一次的愛國獎券開獎,成為席捲台灣地區最奇特的社會亂象。每屆五、十五、二十五日搖獎的日子,但見各家組頭門口人潮攢動,一群群財迷心竅的人們引頸企盼,焦急而興奮的在數字堆中撥尋他們的幸運號碼,成就一夜致富的夢想。
甚至,還有廟公指出,在大家樂瘋狂的時期,更有中南部的樂迷包遊覽車北上,或是北部的樂迷包遊覽車南下,專程到各廟宇、神木、仙石、靈龜,以及任何傳出會出現明牌的地方著迷般地拜求,有錢的、沒錢的,穿西裝的、著汗衫的,以及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大家聚集成一幅詭異的迷夢景象,大家樂成了全民參與的地下賭場。
根據一項研究調查顯示,當時促使大家樂瘋狂流行的因素,包括有愛國獎券的發行辦法改變、傳播媒體的擴大渲染、「明牌」傳聞以及警察取締效果不彰,再加上民眾發財心裡作祟、人際關係熱絡的助長和缺乏文化及休閒設施與活動,而且平均賭資不高,一般人用零用錢即可簽賭,在那時民間游資充沛的情況下,遂造成一股難以抵擋的風潮。
雖然這項由政府委託的調查報告認為,停止愛國獎券發行也很難遏阻大家樂的賭風,甚至還會促使其旁生蔓延;而且,停止發行還會影響獎券銷售業者的生計,產生負面作用。因此該報告建議採取諸如:「增加愛國獎券獎金支出比例及中獎頻率,並調整配獎類型及金額以提高吸引力;簡化愛國獎券對獎號碼,依排列組合方式作各獎中獎號碼,以降低大家樂依附程度;研究改變愛國獎券開獎作業,強化其公開與公正性,以減少民間對其可能發生外力操縱之疑慮,並消除不肖份子造謠與歛財;對愛國獎券扣繳機會所得稅稅率,研究其降低的可行性;以及愛國獎券名稱應予改為「社會福利」或「福利」獎券,且其收益應明定作為社會福利及社會救助之用,不得移作其他用途」等項,以淡化大家樂的賭風。
不過,由於愛國彩券衍生出來的大家樂已為社會造成極大的道德亂象,迫使政府不得不考慮停止愛國獎券的發行,加上到了一九八七年時,台灣經濟已經蓬勃發展,國家財政年年出現大筆歲計剩餘,愛國獎券收入已變得可有可無。於是,當時台灣省政府主席邱創煥面對外界的不斷壓力,遂決定以停辦來終結愛國獎券的命運。只是,愛國獎券沒了,就像調查報告所研判的,民間的賭風仍然藉香港六合彩的屍繼續還魂,算牌、求牌的人依舊「財迷心竅」,不知所以。
但無論如何,一九八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愛國獎券在開出最後一期,第一千一百七十一期之後,便走入了歷史,從此不再沾惹是非。總計愛國獎券從一九五零年四月十一日發行第一期開始,到一九八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第一千一百七十一期為止,一共存在了三十七個年頭,銷售總額超過新台幣六百八十九億元,帶給台灣人民無法計數的希望,也記錄了台灣三十七年的歷史,為所有台灣人留下了共同的記憶,至於是好的還是壞的記憶?那就要看個人的際遇,與愛國獎券無關矣。(鄭懿瀛)

 
更換式樣的愛國獎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