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高爾夫史
文 / 民生報記者程川康攝
 

1971年,我國退出聯合國,在我國外交處境最艱困的時候,呂良煥在高爾夫四大賽中最古老的英國公開賽拿下第二名,寫下多項歷史。許多人因此知道,東方人也會打高爾夫,台灣的選手打得更好。

1972年世界杯高爾夫在墨爾本舉行,謝敏男和呂良煥搭檔代表中華民國參賽,拿下團體冠軍,謝敏男還拿下了個人冠軍。謝敏男早在1965年業餘時期,就拿下世界業餘的艾森豪杯冠軍,在業餘的、職業的世界杯,都拿下冠軍,直到今天,擁有這樣雙冠的人,只有謝敏男及尼克勞斯二人。連老虎伍茲都不曾擁有業餘世界杯冠軍。

以上兩項比賽成就,其實只是我國「高手」三十多年來、五百多項國際冠軍中的兩個而已。七、八○年代是台灣高爾夫最輝煌的時代,選手每次遠征國際,一定有人帶著冠軍杯回來。小小的台灣,創造了多不勝數的高爾夫奇蹟。

這段輝煌,是許多人物的心血交織而成。中華民國高爾夫委員會成立於民國四十五年,由周至柔將軍擔任主委,到了國六十六年依據人民團體組織法改為中華民國高爾夫協會,他再擔任一任理事長,共計十八年,他動員了許多資源,在當時台灣唯一的高爾夫球場──台灣高爾夫俱樂部,也就是俗稱的淡水球場,把桿弟培訓成選手,並且送出國比賽。並由呂渭祥先生擔任二十多年青少年培訓委員主任委員。彼時台灣,球場少、經濟環境欠佳,唯有此精選培訓政策才能奏效。當時培養的選手數不多,但是各個都是國際名將。

老一輩球員共同的經歷,在今天的選手心中,有如天方夜譚。他們買不起球桿,就用竹子當球桿、硬芭樂當球,偷偷的打球,學著日本人或美軍揮球的樣子,自己摸索起來。郭吉雄的父親是台灣最早的三位選手之一,他留下半套球桿給郭吉雄,結果成為選手們最珍貴的共用桿。一直到他們長成,球場舉辦了桿弟比賽,有了培訓制度,才進入光明下大揮桿期,接著是英雄時代,編寫著長達三十多年的台灣高爾夫全盛期。

現已七十歲的謝永郁、呂良煥到六十多歲的謝敏男、許勝三,到已近五十歲的呂西鈞都是這樣過來的。謝敏男不喜歡放牛,每次牽了牛出去,就把牛栓在繩上就偷偷出去練球,謝家老父屢屢抱怨兒子沒有責任感,直到他開始拿了冠軍,老爸才開始引以為榮。呂西鈞記得,小時候只有一支八號鐵桿,什麼球都用他,所以練出了不同的球路,不像今天,大家忙著換桿,輕忽磨練最基本的技術。當年好不容易有一顆球,練到破皮了都捨不得丟,還用油漆去補。

至於出國比賽,那真是人生大事,辦理出國手續要四個月多,行程也複雜得多,他們從淡水要出國比賽,要先租三輪車,從鄉下老家把球桿、行李一起帶到淡水火車站,再搭火車去台北,再換車去松山機場。

而更早的年代,在1950-1970年間,陳金獅及謝永郁這批球員,都曾在台北車站換火車去基隆,搭船去日本,在海上四天四夜,只為了參加一年只有四場比賽的日本巡迴賽。謝永郁記得,為了怕出國往返太麻煩,只好留在日本等下一場比賽,異鄉生活艱苦、通訊不易,每次提筆寫家書,還未寫完一句爸爸媽媽,淚水已溼透信紙。

高爾夫比賽分職業及業餘,過去一直由高協統領這兩項業務,直到民國八十六年職業高協獨立之後,至民國九十一年,女子職業高協又再獨立成會,我國的高球組織因業務內容不同而各有專職機構。過去四十年中,我國高爾夫選手在海外所得冠軍,大大小小超過五百個。光是涂阿玉個人就八十三個職業冠軍,謝敏男五十一次,而他們的業餘時期還有十數次冠軍。

國際高壇最重視的四大賽,我國選手曾有兩度大出風頭,一是1971年呂良煥在第100屆英國公開賽拿下第二名,那是東方人在四大賽中獲得的最佳名次,Mr.Lu之名,至今都有人常提起。他也是一位愛國球員,只要是邀他參賽,大會就必須掛中華民國國旗,因為他實力強,所以,只要堅持,大會都照辦。曾經,西班牙比賽大會因為臨時找不到我國國旗,就依他敘述,用人工畫了一個國旗,而且尺寸超大。

另一次則是陳志忠在1985年美國公開賽一路領先三天,到第四天才失手,落至第二。他在第一天時,曾打出大會八十五年賽史中第一次出現的雙鷹。陳志忠的胞兄陳志明則於兩個月後的美國職業錦標賽得到第三名。這是我國高球參加四大賽中唯有的三個名列前三的紀錄。陳志忠於1981年考取美巡賽時,是亞洲第一位考上美巡賽的選手,1987年贏了洛杉磯公開賽,之後轉往日本發展。

我國多數選手的主戰場在日本或亞洲巡迴賽,在門檻較高、獎金也高的日本巡迴中賽,台灣選手陳清波、呂良煥、謝永郁、謝敏男、呂西鈞、陳志明、陳志忠至今天的林根基及葉偉志,都是冠軍榜上的人物。

亞洲巡迴賽每年有十站,是將東南亞各國的國家公開賽結合而成,如果少了台灣,就缺了半壁江山乏善可陳。這項比賽始於1962年,我國從1963年開始參加並得冠,1964至1969年之間,謝永郁及呂良煥輪流包下年度總冠軍,中間斷了四年之後,1974至1983年之間,再由郭吉雄、許勝三、謝敏男、呂西鈞、盧建順等人連拿十屆總冠軍,此後,1985年陳志明、1986年呂西鈞、1988年盧建順再得三次總冠軍。

總計台灣選手在亞巡賽拿下20個年度總冠軍,95個單站冠軍。1995年之後,亞巡賽起了很大變化,另有一個龐大組織以企業經營手法成立APGA亞洲巡迴賽,逐漸取代了原來的亞巡賽。第一年,我國選手林根基得到總冠軍,比賽場次增至二十多場,東南亞及南韓勢力興起,台灣選手的得冠比率下降。但汪德昌、呂文德、葉偉志 等人,仍陸續得冠。其中最令人興奮的是,2000年2月歐亞合賽事的馬來西亞公開賽,葉偉志與世界名將同場競技,拿下亞洲選手第一場歐巡賽冠軍。從此,他的進展,為式微的台灣高球,再度揚帆。

女子高球方面,多年來選手都以日本為主,八○年代全盛期,台灣旋風每出場必定名列前茅,有如今日的韓國選手一般,除了涂阿玉的83勝,我國其他女子高球選手共贏得47場冠軍,其中只有八場是近六年新生代曾秀鳳、黃玉珍、呂曉娟、魏筠潔所得,其他都是黃玥琴、黃壁洵、蔡麗香、吳明月、鄭美琦在八○年代所得。其中,鄭美琦還曾於1988年,贏得美國羅徹斯特高賽冠軍。 當我們感嘆韓國勢力狂飆時,14歲移民美國的龔怡萍又帶來令人振奮的新聞,她在2004年4月拿下美巡賽冠軍,接著在八月、九月再贏,共計贏了三冠,這位一直持有中華民國護照的好手,是當今台灣所有各項運動員中,讓台灣之名大量曝光的一位。

我國另一位選手林玉萍也非常令人讚許,她是在1998年拿下曼谷亞運團體金牌之後,直接赴美轉入職業,同年秋天即考上美國女子巡迴賽,這是繼1988年鄭美琦之後,台灣12年來第一位進入美國高壇的選手,當許多人把世界一流賽場視為畏途時,林玉萍的無懼及成功闖關,為年輕選手帶來很大鼓舞。

台灣的高爾夫有輝煌的過去,也曾度過漫長的灰暗時期。新興高爾夫球場的興建,球場數目在1990年之後,由原有的十數家增至今天的六十五家,高球人口增至百萬人,但是,選手的量反而未增加,國際成績展現已僅能偶有佳作,在業餘高球方面,僅在亞運添金,1994年黃玉珍有雙金、1998年呂曉娟雙金,2002年男團金牌,此外,在亞太杯及世界杯都只是陪榜,必須迎頭趕上。高爾夫是所有運動中,成本比較高的一項,所幸,一些熱心的企業界人士,陸續伸出熱情的手,贊助比賽、贊助培訓,或贊助選手

 
第二十二屆世界杯高爾夫賽團體第四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