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躍的羚羊(紀政)
文 / 中央社記者陳永魁攝
 
 

紀政,一位曾經在田徑場上叱吒風雲的短跑健將,是繼「亞洲鐵人」楊傳廣之後,台灣最為發光發熱的體育英雄,是我國在奧運會上拿下第二面獎牌的世界級選手,後來更創下多項世界紀錄。美國人稱她是「地球上跑得最快的女人」,她在台灣的傳世綽號則是「飛躍的羚羊」。
這個矯健的「飛躍的羚羊」是新竹人,生於民國三十三年,在家中排行第三,爸爸為攤販,媽媽幫人家洗衣服,家境並不寬裕,自小送給人家作養女,後來養父母過世才回到親生父母身邊。談到當年從一名運動員一直到成為代表台灣的體育選手,紀政述說:「小時候沒有錢都是用走路上學,怕上課遲到就用跑的,每天這樣跑下來,奠定了我跑步的基礎。」紀政回憶說:「十三歲第一次參加省運,第一次比賽,最後一名。」但是 這次的最後一名,卻成為她日後在田徑場上所向無敵的開始。
一九六○年,紀政以十六歲的年紀當選中華民國參加羅馬奧運的選手,雖然她的八十公尺低欄項目個人最快成績十一秒九,如果狀況好有機會在奧運衝進決賽,不過她在預賽只跑出十二秒六,遭到淘汰,只得到最後一名,但這次的比賽開始讓她感受到國家的觀念。
一九六一年,紀政首度在全國運動會上打破跳高、跳遠和八十公尺低欄三項記錄;一九六三年,她又前往美國接受專業田徑訓練,不過,一九六四年東京奧運,紀政二度參賽,仍未跑出個人最佳狀態。到了一九六六年第五屆曼谷亞運會時,她成為世界級的選手,所報名的各個項目,無論是短跑的一百公尺、兩百公尺、八十公尺低欄,或是跳遠、女子五項全能等,在亞洲已經沒有人能與她相抗衡,但是除了跳遠項目在爭議聲中獲得金牌外,紀政竟在女子五項第二天跳高比賽時,左膝蓋舊傷復發無法再上場比賽,只能忍痛退出,留下遺憾。
幸好,到了一九六八年的墨西哥奧運會上,她為個人及國家締造了光榮的紀錄。當時,紀政二十四歲,身心狀況達到最巔峰,在數千公尺的墨西哥高地上,她參加了一百公尺和八十公尺低欄項目的比賽。在一百公尺預賽中,她的成績十一秒四,獲得分組第三跑進複賽,休息一個中午,隨即進行一百公尺初賽,成績十一秒三,比預賽時更好,因而以分組第三名進入準決賽。
隔天進行一百公尺準決賽,紀政在第一組八人中跑出十一秒四的成績,獲得分組第四名,順利進入決賽,不過決賽在細雨中展開,紀政無法締造佳績,更上一層樓,僅跑出十一秒五,獲得第七名。
八十公尺低欄則是紀政挑戰奧運獎牌的第二個項目,而且比一百公尺更加有機會。她在預賽及複賽的成績都是十秒五,分別以分組第二闖進下一關,決賽時,她一路咬著牙奮力向前邁步,在終點線前衝到第三名的位置,最後以十秒四的顛峰記錄獲得銅牌,是繼羅馬奧運楊傳廣獲得十項銀牌之後的我國第二面奧運獎牌,更是中國女性運動員首度在奧運獲得獎牌,也是東亞女運動員中第一位獲此殊榮者,令驕傲的日本人都不得不佩服,消息傳到國內,舉國更是為之興奮莫名。
總計,在一九六八和一九六九兩年當中,紀政除了獲得奧運銅牌之外,她還在全世界至少六十八次比賽中贏得勝利,一九七○年她從歐洲到美國多項田徑賽成績更六破世界記錄,也贏得亞洲女鐵人的封號。 這對六○年代國際地位一直不振的台灣來說,似乎是一隻最好的強心針,鼓舞了國內外民心,使得她接續楊傳廣之後成為新的全民英雄。
一九七○年第六屆曼谷亞運會,全國各界又對紀政寄予厚望,她也一口氣報名了七個項目,包括一百公尺、兩百公尺、四百公尺、一百公尺跨欄、跳遠、女子五項全能和四百公尺接力等項目。不過,在紀政與美籍教練瑞爾從美國出發飛往曼谷前夕卻傳出她在練習時大腿受傷,舊傷未癒的消息。紀政與教練瑞爾經過一番過濾之後,挑選了一位菲律賓華僑所帶來的由麝香製成的中藥酒,塗抹在大腿傷處以後,疼痛感覺大減,情況有明顯好轉。
十二月九日亞運會開幕,十日第一項比賽是一百公尺的預賽和複賽,紀政都以十一秒六一馬當先,打破亞運會紀錄,雖然左大腿纏繞著繃帶,但是狀況看起來還不差。決賽是在十一日下午四時五十分,大會安排最後一項壓軸的比賽,我國駐泰國大使沈昌煥、代表團團長楊森及代表團職員,還有泰國僑胞都到現場加油助陣。當槍聲響起,只見紀政如飛奔而出的羚羊,快速的衝過終點,其他人落後一大截,她再以十一秒六三破亞運奪得金牌。現場觀眾見到紀政的傑出表現,不斷地呼喊著「紀政!紀政!」場面相當熱鬧感人。
十二日當天,先有四百公尺預賽,本來七位選手只有四人出賽,依照規程四個人只要跑完都可以晉級,因此紀政放慢速度,以第二個跑完取得決賽資格。兩百公尺預賽也是一樣,未盡全力仍跑出第一,並且打破亞運會紀錄,比其他選手領先十公尺以上。不過,連續三天的比賽,紀政顯得有些累,而且左大腿傷勢又有復發的跡象,十二日晚上就痛到輾轉難眠,睡得很不安穩。沒想到十三日一大早,曼谷一家英文報紙刊登紀政將與教練瑞爾預定十五日在曼谷結婚的消息,轟動全世界,更震撼了代表團,紀政本人和教練瑞爾更是一時成為媒體爭相追逐的焦點。不但無法再得到適當的休息,情緒更是大受影響。
本來紀政與瑞爾相戀的傳聞已久,他們打算在曼谷結婚的計畫,是想在獲得五五、六面金牌以後,風光宣布讓大家驚喜,因此才一直採取保密措施。沒想到這個計畫卻被準備證婚的美國牧師洩漏提早曝光,反而造成極大的困擾。
當天下午四百公尺決賽,紀政仍舊腿上綁著層層的繃帶,在第二跑道出發,前半段明顯領先,過了兩百公尺領先距離拉大,過了最後彎道,就在距離終點前八十公尺處,也是在上一屆亞運會她腿傷退出比賽的相同位置,紀政突然單腳跳了幾下,接著就跌倒在跑道上,歷史再度重演,她的腿傷還是打敗她的奪金企圖心。
一九七二年慕尼黑奧運會,中華民國代表團由紀政身穿旗袍,手持中華民國國旗參加開幕典禮。我國選手二十二人,參加十種運動比賽,但是紀政仍因為受傷,未出場參加比賽,四度參加奧運的美夢破滅。

一九七七年,退下田徑場的紀政,受邀回國擔任田徑協會祕書,致力推行體育,除了積極爭取國際性比賽之外,更首度在國內引進路跑活動。她說:「體育是我的專長,我不可能忘本,我要永遠做一個體育的銷售者,不但要把體育推銷到全國的每一個角落,同時還要擴及世界各地。我經常拿來自我鼓勵的兩句話是:贏者絕不停息,停息的人絕不會贏。」她覺得台灣應該確立制度,使得那些為國爭光、為國拼命的選手和教練們的前途、生活有保障。因此,秉持這股熱誠,她參加了立法委員的選舉,並以第一高票當選。
總之,即使負傷跌倒在曼谷亞運的跑道上,從此再也不能跑了,但紀政仍是那個年代打響台灣知名度,振奮全國人心的英雄人物。如今,三十年的歲月過去了,她在感情世界裡雖然跌跌撞撞,但在體育及社會公益上,卻一直執著地關切、付出,依然是永遠「飛躍的羚羊」。(鄭懿瀛)
 

 
楊傳廣夫婦由美抵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