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屆威廉瓊斯盃籃球賽
文 / 中央社記者陳漢中攝
 
 

一九七七年,第一屆威廉瓊斯杯國際籃球邀請賽在台灣舉辦,那時正值我國受到中共政治干擾多年無法參與國際籃賽,瓊斯杯於是肩負著帶領中華民國重返國際舞台的重任,也讓國內的年輕籃球好手有一個磨練身手的機會,二十多年來,它已為台灣的籃球運動發展做出了難以抹滅的貢獻。
威廉瓊斯,是當時國際籃球總會的資深秘書長,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比賽其實早從一九六六年就在西班牙馬德里創立,之後又移至義大利、巴西、美國、墨西哥和阿根廷等國舉行,在國際籃球界早已有響亮的名聲;而中華民國,一九七五年被國際籃總中止會籍後,就一直尋求突破中共的政治封鎖,企圖重返國際籃壇。於是,經過我國一年多的籌畫以及半年多的聯繫,終於取得威廉瓊斯杯國際籃球邀請賽移師台灣舉行,再掀我國的籃球熱潮。
一九七七年七月六日晚上七時整,於台灣舉行的第一屆威廉瓊斯杯國際籃球邀請賽,正式在台北市中華體育館揭幕,而在開賽前兩個小時左右,場外排隊買票的球迷早已繞著體育館排了一條條長龍,盛況媲美民國四十年代三軍球場人山人海的瘋狂程度。
這一屆比賽共分男子與女子兩組。男子組有九隊參加,包括代表我國的飛駝、裕隆和榮工三支勁旅,美國的挑戰者與美東華盛頓學院隊,以及菲律賓野馬隊、韓國產業銀行隊、丹麥鷹隊和沙烏地阿拉伯代表隊;女子組則有我國的國泰、華航和亞東三強,以及韓國明星隊、美國青年隊、法國克麗夢隊、丹麥西施隊等,競爭十分激烈。
經過緊張刺激的比賽之後,男子組超強的兩支美國勁旅挑戰者和華盛頓學院分居一、二名,開啟美國對在瓊斯杯中的輝煌戰史,而擁有洪濬哲、洪濬正兄弟檔的飛駝隊則獲得第三名的佳績,裕隆隊第四,而菲律賓野馬隊、榮工隊、韓國產業銀行隊、丹麥鷹隊及沙烏地阿拉伯代表隊,則分居五、六、七、八、九名。而入選男子組的十二名明星球員當中,美國兩支強隊佔去七名,菲律賓隊勃拉特雷也入選,剩下的四名則由我國三支球隊包辦,分別是飛駝隊的洪家兄弟檔(洪濬哲並當選賽會的第一射手),以及裕隆隊的陳恩鐘和榮工隊的王承先等。
隔一年,洪濬哲和洪濬正兄弟檔又再次同時入選瓊斯杯明星球員,傳為籃壇佳話,洪濬哲雖然隨即退休,不過洪濬正卻因表現亮眼,被第二屆來台參賽的美國惠德學院相中,提供獎學金前往美國留學,算是我國主辦瓊斯杯的另一項收穫。
女子組的比賽也是纏鬥得相當激烈,最後,由球風剽悍的韓國明星隊奪下后座,我國女籃第一勁旅在冠軍賽中敗下陣來屈居第二名,法國克麗夢隊獲得季軍,而四、五、六、七名則分別是華航女籃隊、美國青年隊、亞東女籃隊和丹麥西施隊。十二名明星球員當中,韓國有三人、法國兩人、美國兩人,我國參賽的三支球隊則包辦另外的五個名額,包括國泰隊的范雪琴、力英美,華航隊的鍾素瑩、黃玉蘭,以及亞東隊的廖春綢等好手。
在第一屆整個賽事進行期間,當時已身為國際籃總榮譽秘書長的威廉瓊斯本人,叼著他的招牌雪茄親臨盛會,他在賽會結束即將離台之前,曾寫了一封親筆函,感謝中華籃球協會的努力以及台灣球迷的熱情,並且表示,球賽閉幕不是結束而是開始,「世界籃球大家庭並沒有把你們遺忘。」
確實,當瓊斯杯初創時期,主要為的是在國際舞台上露臉,其次則是讓國內的籃球隊及球迷有機會接觸國際性的籃球比賽,所以前三屆比賽等於是實驗性質地發出武林帖,並沒有預定的邀請名單,看誰能來就準備什麼樣的「菜單」。當中,美國隊是基本成員,其他則是亞洲的日韓菲三強,再雜以中東、歐洲、中南美洲、紐澳及非洲球隊,果然是名符其實的「國際籃球邀請賽。」過幾年後,瓊斯杯一躍而成國內籃壇的年度大事,也為外交部增加與邦交國交流的管道,邀請對象變得多多益善,場面更加熱鬧。
其中,籃球王國美國更是捧場,不但前三屆,甚至前二十屆的瓊斯杯都派出至少一隊前來參加男女組比賽,而且派來參賽的球隊都有一定的實力,更有後來在美國職籃NBA叱吒一時的名將,如「郵差」卡爾馬龍、太陽隊當家後衛凱文強生、公牛王朝時的普度、左手神射穆林,以及曼寧、坎普、普萊斯、英格里許和多爾提等好手,在瓊斯杯賽場上大顯身手,讓球迷大飽眼福。總計美國男子隊在參賽的十九屆比賽中,一共包辦了十三次冠軍,堪稱超級強隊。
美國女子隊的表現雖然不如男子隊亮眼,不過她們也以一定的實力及身高上的優勢,甚至還曾派出奧運代表隊與會,仍然獲得輝煌的戰績。總計美國女籃在前十九屆的參賽中,以八度封后的成績傲視群芳,南韓隊則以七次冠軍緊追其後,而難能可貴的是我國的國泰女籃隊也以單一球隊奮力奪下兩屆第一。
總之,在短短二十多年的歲月中,來台灣參與瓊斯杯盛會的客隊已分佈到了全球五大洲,包括亞洲十六國、歐洲二十三國、每週十三國、大洋洲和非洲各兩國。總計到一九九九年第二十二屆瓊斯杯為止,歷年來參加的外隊,男子組共有四十七國、一百七十國次、一百八十隊次,女子組則有三十四國、一百四十五國次及隊次。比賽場地更從台北市的中華體育館轉戰到全台灣各地,四處播撒我國籃運的種子,其創辦的宗旨及目的都已經很確實的達成。
不過,從第一屆風光開始的威廉瓊斯杯,雖然為中華民國在國際籃壇上找到一個露臉與磨練球技的舞台,讓民眾有一個健康的娛樂,一個發洩精力的管道,一個凝聚愛國情緒與國家認同的對象,尤其是中韓、中日大戰等傳統亞洲強隊的對抗好戲,更讓當時中華體育館的屋頂幾乎被激昂興奮的聲浪所掀翻,但隨著時間的演變,瓊斯杯的盛況逐漸走下坡,到了一九九九年,男子組參賽隊伍剩下八隊,女子組更只有五隊,比起第一屆男子組九隊、女子組七隊的熱烈氣氛,已經明顯減少許多,球迷觀眾更是大幅減少。
而且,從一九九八年開始,中華民國籃球協會為了付予瓊斯杯賽會新的意義,首次未邀請美國男子隊與會,隔年又停止邀請美國女子隊,改以「亞洲杯」的型態進行比賽,逐漸以邀請亞洲球隊來台競技為主要目標,遂使得當年威廉瓊斯杯國際籃球邀請賽的性質有了重大的轉變。
至於這個轉變是好是壞?它能否在帶動國內籃球運動新一波的熱潮?能否再度吸引住球迷關愛的眼神?讓當年威廉瓊斯博士期待的開始,能夠一直持續到更遠的未來,為凝聚台灣人的愛國心與團結意識再做出貢獻?也許值得有關單位廣納各方意見、深入思考,以便做出最好的判斷和決定,延續瓊斯杯創建的優良傳統。(鄭懿瀛)

 
「威廉瓊斯杯」國際籃球賽揭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