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
文 / 中央社攝
 

相傳拉薩北面著名的熱振寺,有一棵奇異的柏樹,該樹長有七層樹皮,一位高僧解釋說,此樹乃觀世音菩薩所為,表示這位菩薩要在兜率天轉世七次,變為七代高僧弘揚佛教。不過,關於活佛的來歷、轉世的靈魂和佛學觀念、活佛從圓寂到轉世認定的種種程序的儀式,除了極少數有幸參與活佛轉世尋訪的高僧、攝政和著名神巫等知道外,對世人來說一直是永遠不解的謎。
當今西藏精神領袖十四世達賴喇嘛,於一九三五年誕生在安多省古本寺附近的塔澤(今青海湟中祈家川故居),他兩歲時,被發現是達賴十三世的轉世靈童。達賴喇嘛是個謎樣的人,一九五零年中共的人民解放軍侵入西藏,年僅十八歲的達賴就肩負起西藏民族的存亡絕續重任,他曾向聯合國申請援助,但卻遭拒絕,結果擁有武器與兵力優勢的共軍隨即攻陷昌都,迫使西藏政府在一九五一年四月派遣現居中共全國政協副主席的阿沛‧阿旺晉美等五名代表赴北京,與中共統戰部長李維漢談判。
據稱,李維漢為迫使阿沛‧阿旺晉美就範,曾揚言:「我們是說要和平解放西藏,不是說武力解放西藏,你們聽比較好,如果不聽也沒有關係,你們要選擇,你們是要和平解放、還是要武力解放?所有邊境都是我們的軍隊,打一通電話就可以了。」在這樣威懾下,西藏代表終於簽下「十七條協定」,而這項載明中藏宗主關係的「十七條協定」,從現在的角度來看,幾乎等同於「一國兩制」模式原始版本,例如中央政府除負責西藏對外關係外,將尊重西藏的政治、宗教等制度,達賴喇嘛等西藏政要固有地位不變,駐藏共軍和工作人員經費也悉由北京當局撥付,可是實際上已成中共的囊中物了。 
在這種情勢下,十九歲的達賴喇嘛被拱為中共第一屆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另一為西藏宗教領袖班禪喇嘛則為常委,兩人只能「伏首稱臣」。二十一歲,達賴又出任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主委,配合中共的統治計畫而委曲求全。
不過,自一九五六年起,中共猙獰的面目便顯露出來,不斷增兵西藏,造成西藏糧食不足、物價飛漲,同時採取徵收牲口稅、清算廟產、沒收充公財產、分配土地、公審地主,逐步毀壞寺廟、逼僧尼還俗等措施,藏人開始反抗。流血抗暴活動到一九五九年達到高潮,最後在該年的三月十七日,達賴喇嘛被迫自西藏出走。達賴喇嘛出走後,中共於一九五六年成立西藏自治區,中共與達賴中斷往來。
後來,為修補與西藏關係,中共在一九八零年、一九八四年兩度召開西藏工作座談會,當時曾有三萬名在西藏工作的漢人,因當時擔任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的講話,遷出西藏。一九八一年七月,胡耀邦接見到北京訪問的達賴喇嘛二哥嘉樂頓珠時,發表「五點政策」談話,歡迎達賴喇嘛回國定居,政治待遇和生活待遇比照一九五九年的待遇不變。不過,雙方在互不信任的情況下,一九九三年中斷對話。
而在達賴喇嘛方面,他雖然遭遇到中共的迫害,卻仍潛心於佛學,事實上,他的修行證量也為西藏人民所公認,於聞思上,他在僅僅二十五歲時,便在兩萬出家人前接受各大寺住持考試,得到格西四等學位中的最高學位拉然巴格西,一般人最快亦須四十歲時方可於激烈考試中得到相當於佛學博士之格西學位。 
另外,達賴喇嘛還是精通西藏各派之大成就者,著作等身(至少超過五十本著作),他並且非常尊重各派宗教,相對的也獲得各派的傳承。譬如寧瑪派(紅教)的最高法王至尊頂果欽側仁波切,就將其全部傳承教法傳予達賴喇嘛。而許多閉關多年的修行者,若在修法上有疑問或障礙時,也常出關下山請益。總之,達賴喇嘛不但個人的修為受到人們的讚嘆,他對於當代人類在各面的啟示,更使人們看到光明的希望。
至於在西藏流亡政府所在的北印度達蘭莎拉,十四世達賴喇嘛更戮力重新建構一個新型態的西藏流亡政府,企圖在傳統政教合一,以貴族、喇嘛為主的政經環境中,進行「民主轉型」。他還行走各國,將愛與慈悲等真理傳送至各處,並且告訴人們說:只要透過心智訓練,快樂就是人人皆可達成的實質目標,而真正的快樂並非來自外在滿足,而是源自心靈的安頓寧靜。他藉此指引人們追求更高層次的靈性生活,讓自己成為一個善良、有感覺的人,為這個世界的美好盡一己之力。一九八九年,由於長期主張以非暴力政策來爭取西藏人權,達賴喇嘛因而獲頒諾貝爾和平獎。
可是,達賴喇嘛在國際間的和平弘法活動,卻獲得西方各國的普遍同情與支持,尤其是美國國會曾多次通過譴責中共在西藏的人權紀錄,還要求國務院設立西藏人權專員;此外,達賴喇嘛每次訪美國,美國總統一定會在白宮與他「不期而遇」,美國總統柯林頓一九九八年訪問北京時,更對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直言,中共應與達賴喇嘛進行談判。這些都讓中共頭痛不已,直斥達賴為國際「反華勢力」分化中共的馬前卒。 
事實上,大陸改革開放之後,北京和達賴流亡組織之間就曾不斷企圖接觸,但總結過去將近二十年間,雙方談判迄無成果,原因是中共一方拒絕把對台灣式的「一國兩制」惠及西藏,也反對達賴所提版圖超過吐藩鼎盛時的「大西藏」計畫,尤其不滿意達賴失約未在一九八五年訪問大陸;至於他在國際上的宣傳和訴求,在北京看來更是缺乏和解的誠意。因此一九八九年之後,中共一反胡耀邦時期的文化放鬆政策,開始緊縮,並發動全國之力,在西藏各地從事大規模的經濟建設,卻冷淡達賴陣營這一方。 
然而,即使中共方面用盡各種方法恫嚇、阻撓,達賴喇嘛仍按照自己的信念行事,在一九九七年及兩千零一年兩度來台灣弘法,進行「慈悲智慧之旅」,獲得國內各界的崇信,前來聆聽開示的民眾擠滿演講會場,他親切而曉暢的言談風範讓人留下深刻印象,總統與副總統也親自與他晤面致意。但中共認為這是藏獨與台獨合流的象徵,於是提出恢復與達賴對話條件,除原來要求達賴喇嘛放棄西藏獨立的主張,停止分裂活動,公開聲明承認西藏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外,更多加一條要他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個省,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
年近古稀的達賴喇嘛,現在仍然風塵僕僕地在世界各地奔走、講道、授業,為西藏的文明保存、為西藏人民的自由而奮鬥,中共施加的壓力越強,他的決心和支持度也跟著提升,雖然一直做為達賴後盾的美國政府要和中國建立「戰略性的伙伴」關係,但是由於過去近半個世紀的奔走努力,達賴喇嘛以及西藏人民為追求人權與自由的形象,早已獲得國際社會的普遍認同,政客強權們若不顧一切繼續施加迫害或是私下出賣,必將遭到世人一致的譴責與唾棄。(鄭懿瀛)

>

 
重慶各界祝達賴十四世坐床大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