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位肉身菩薩
文 / 中央日報
 
 

「空手而來,空手而去;來來去去,永無休歇」。道成肉身,留下台灣第一尊全身舍利的慈航法師,生於清光緒二十一年(一八九五年),籍貫福建建寧,俗姓艾,號繼,字彥才,六歲起在私塾就讀,十歲那年母親過世,十三歲便輟學去學做裁縫自謀生活,直到十七歲那年其父逝世為止。 
慈航法師曾回憶說: 「我因家庭不幸,讀書過少,故出家十餘年,猶不能看懂佛經。家父雖是國子監生,一生教私塾蒙館以終其身。年十三,從人習縫紉,因常於寺院中縫僧衣,羨慕出家者之清高偉大,自己既孓然無所依罣,因此引起出家之念。年十七,投鄰縣泰寧峨眉峰禮自忠上人為剃度師而出家。」之後數十年慈航法師自修努力,及至圓寂時,留下一百二十萬言的「慈航全集」,全是靠自己苦學而來。 
一九三零年,慈航隨太虛大師赴香港弘法,之後他獨赴緬甸仰光弘法四年,並在當地創辦「中國佛學會」,極受南洋華人的歡迎,直到一九三五年才由仰光抵香港、廣東、上海等地繼續弘法之行,更溯長江而上至無錫、常州、鎮江、南京、桐城、九江、廬山、武漢,四處馬不停蹄地演講、奔波,這段期間可說是他聲望達到最高點的時期,並刊行慈航演講集,感動了多少人,也為太虛大師改革中國佛教提供了有利的環境。 
一九四零年太虛大師組織中國佛教國際訪問團赴南洋,慈航為團員之一。此行的目的原是傳達我對日抗戰國策。而且此時正是我抗戰進入最艱苦的階段,訪問團所到之處陸陸續績地成立了中緬、中印、中錫等文化協會,以揭發日人在這些國家誣毀我國政府摧毀佛教,作為侵略中國的理由。 
在佛教訪問團的行程結束之後,慈航法師並未隨太虛大師返國,由於四眾弟子的挽留而留在南洋。南洋一帶華人很多,而且又都以閩南、廣東的移民為主,加上慈航法師曾住錫緬甸達四年之久,皈依弟子不少,其受歡迎與支持的程度可以說是盛況空前。因此從一九四一年,慈航四十七歲開始長住南洋,七年間曾駐錫馬來亞,往還於星洲、馬六甲、古隆坡、怡保各地巡迥講經。這期間他創設了星洲菩提學院、檳城菩提學院、星洲菩提學校、檳城菩提學校、星州佛學會、雪州佛學會、怡保佛學會、檳城佛學會,以及佛教人間月刊等佛教文化教育團體。 
一九四四年,慈航法師從檳城的菩提學院移錫至星洲的靈峰菩提學院,並在此閉關閱藏三年,除每日講課及放焰口外,「人間佛教」月刊就是在這時間所創辦的。一九四六年出關後續住靈峰講堂講學一年餘,一九四八年秋冬之際在弘宗法師的介紹之下,應台灣中壢圓光寺方丈妙果老和尚的邀請來台主持「台灣佛學院」,並寫下「台灣佛學院宣言」及招生簡章,闡述自己辦學的理念。於是,從一九四八至一九五四年他圓寂為止的六年當中,慈航法師與台灣佛教發生了密切的關係。 
慈航法師從南洋來台主持佛學院之舉,當時佛教各大媒體都刊載了這則招生消息,內容說明先試辦六個月的訓練班,然後再繼續辦研究班。台灣佛學院開學大約是在一九四八年底,一九四九年六月佛學院試辦結束後,並沒有繼續辦研究班,主要原因是圓光寺經濟困難,加上大陸來台僧侶源源不絕湧入圓光寺的結果。於是,慈航便轉往基隆月眉山的靈泉寺,選擇該寺作為第二個學僧收容所,不過,靈泉寺收容大陸學僧的人數持續增加,每餐已開到四桌,並不是一個衰弱的道場所能負擔。慈航法師眼看著學僧四方湧至,便帶著慧峰法師到獅頭山勸學,以使收留更多的同學,不過獅山佛學院匆忙開辦,不久也因經濟因素而停辦。 
然而,就在靈泉佛學院即將停辦之際,台籍高僧斌宗法師上獅頭山拜見慈航,斌宗法師對慈航極力推崇,後來慈航法師因匪諜案入獄,斌宗法師還曾力伸援手。那時慈航對斌宗大談來台辦學後的經過與挫折,悲從中來,淚如雨下道:「慈航福淺德薄到台灣來,真倒楣,環境非常壞,所做的事多力不從心,大受挫折了。我個人是沒有什麼關係的,可是這一群飄飄蕩蕩,無所歸宿的僧青年,那就太可憐了。」 
慈航法師繼續帶著這群學僧東奔西馳,希望憑藉自己初來台灣的一些法緣,為學生找到安住的地方。此時,新竹靈隱寺同意接辦佛學院,但開課未久,政府整肅「匪諜」的拘捕行動又指向這群大陸來的學僧,因而連同慈航法師在內,全部被一起逮捕入獄,佛學院的教育因此再度告停。後經過董正之、孫張清揚等居士的奔走下,真相終於大白,慈航法師一行人得以無罪釋放。
出獄後,慈航法師與這班僧青年仍居無定所,所幸汐止靜修禪院住持達心、玄光二尼師護持,在禪院後山秀峰山上建「彌勒內院」,慈航法師因此有一安身立命之處,這班大陸來台的僧青年也獲得一棲身之所。
一九五二年農曆八、九月慈航法師環島佈教後,於九月十九日在彌勒內院的法華關房閉關,以滿其三度閉關的宏願。不過事實上由於慈航的法緣殊勝被邀四處講經,一趟環島回來,為了不願曠學僧的課,希望坐鎮關中好好地為他們上一些課。一九五三年春天,原在內院教授日文的關凱圖居士,被「台灣佛教講習會」聘請去新竹,使得學習日文有興趣的妙峰法師,只得放下為慈航護關的念頭而離開內院,慈航法師因而傷心落淚。 
慈航法師於一九五四年農曆四月四日示寂於彌勒內院的法華關中,在台灣住錫僅六年,這六年的時間對台灣的佛教而言,無疑的是最關鍵性的六年,從圓光寺的台灣佛學院開始,他努力地收留並攝受大陸來台僧人,以他一貫慈悲、改革的精神,為佛教的僧教育鞠躬盡瘁,並最為人稱頌。 
慈航在圓寂前曾留下十項遺囑說:一、慈航身無半文,身後事一切歸靜修院住持料理,眾信徒幫助。 二、慈航一切經書衣物,全歸靜修院住持保存,學僧徒眾不得爭執。三、在未回大陸前,彌勒內院所有學僧照常安住,由靜修院及護法會維持。四、請道安法師及律航法師為彌勒內院永遠導師,指導學僧一切。 五、請白聖法師代我付圓瑛老法師法派七人:自立、印海、嚴持、妙峰、常證、會或、真性為曹洞宗傳法。 六、圓寂後不發喪,不訃聞,不開追悼會,凡起龕或安葬,莫請法師封龕說法種種儀式。 七、遺體不用棺木,不用火化,用大缸跏趺盤坐於後山,三年後開缸,如散壞則照樣不動藏於土,如全身,裝金入塔院。八、圓寂後,一切禮懺放燄口超薦佛事莫做,唯念大悲咒及觀音聖號。九、後山紀念堂如禪堂然,四圍大椿凳可趺坐,中間佛龕,遺像在後面。十、關房照樣,不可搬動,派人照應香燈茶水,可在內念法華經禮懺。偈曰:「空手而來,空手而去,來來去去,永無休歇」。
三年後,弟子們依照慈航的遺囑開缸,結果發現他肉身不壞,成為全台第一尊全身舍利肉身菩薩,於是便由玄光上人發起興建慈航堂,以永久供奉金身,供人瞻仰而生正信。(鄭懿瀛)

 
慈航法師靈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