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戰爭
文 / 中央日報
 
 

一九三七年(民國二十六年)七月七日午夜,日軍在河北省宛平縣蘆溝橋一帶演習,藉口一名士兵失蹤要入城搜查,我國守軍吉星文團長予以婉拒,隔天日軍突向宛平縣城發動攻擊,國軍奮起抵抗,日軍不支敗退,為時八年的中日戰爭全面開戰。

盧溝橋事變發生後,國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中正於七月十六日在江西廬山,發表了全民抗戰的宣言,並下令全國總動員一致抗日。八月十二日,國府設立國防最高委員會,推舉蔣中正為陸海空軍大元帥,統率全局領導對日抗戰,決定以時間換取空間,採取「焦土戰略」。

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三日,日軍向上海地區發動進攻,「淞滬戰役」爆發‧我國陸軍與空軍英勇作戰,八百壯士堅守四行倉庫的堅忍事蹟更是震動國際視聽,讓日本軍閥揚言要「三月亡華」的狂言,成為野心笑柄,日軍並在三個多月的作戰中死傷逾十萬人,兵鋒為之一挫。在華北的關東軍則在攻陷北平與天津之後,分別沿著平綏、平漢、同蒲、津浦等各鐵路線向我國各地發動猛攻,我軍奮勇抵禦,發生了許多可歌可泣的故事,如我第三十三集團軍總司令張自忠在湖北棗陽負傷不退、壯烈殉國的浩然正氣,以及台兒莊大捷的勝利喜悅等。

另一方面,上海棄守後,國民政府於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二十日決定西遷到四川重慶辦公,以唐生智留守首都,十二月十三日日軍猛撲南京,國軍雖英勇抵抗,但最後仍多數壯烈犧牲,而日軍進城後更縱兵大掠,據估計我國軍民死難者超過三十萬人,史稱「南京大屠殺」,成為中日兩個民族心中難以忘記的傷痛。

雖然對日抗戰打得殘酷而慘烈,但是蔣委員長仍決定在戰爭期間「完成建國大業、實現三民主義之新中國」。一九三八年三月二十九日,國民黨在湖北武昌市舉行臨時全國代表大會,決議(一)制定抗戰建國綱領,為全國一致信守之準則。(二)設置中國國民黨總裁、副總裁,明確規定為全黨之領袖。(三)成立國民參政會,為戰時最高民意機關。(四)設立三民主義青年團,促成全國青年意志之統一與力量之集中。大會並推舉蔣中正為國民黨的總裁,更加強化其領導抗日的權威。

不過,雖然多數的中國軍民都在蔣委員長的領導下,一致對日作戰,但仍有少數份子,或是作戰虛與委蛇,或是竟公然與敵合作,分化了抗戰力量。例如,中國共產黨雖然參加了一九三七年九月的平型關之役,以及一九三八年春季山西南部的游擊行動,但多半時間不是在擴展自己的勢力,便是在扯國軍後腿;另外,國民黨要員汪精衛於一九三八年十二月自重慶出走,經過越南河內,於一九三九年六月抵達東京降敵,並於一九四零年三月二十九日在南京成立汪偽政權,為虎作倀。

幸好,國民政府領導抗日的堅定態度,以及全國軍民團結禦侮的精神,得到了國際社會的同情與肯定,進而提供我國許多的援助。首先,美國自一九四零五月一月對日本實施禁運措施,凡飛機、石油及鋼鐵等戰略物資,均採取許可證出口制;其次,美英兩國於一九四一年七月宣布凍結日本在兩國的資金及財產,英國並宣布廢除英日商務及航海條約;同年八月一日,美國進一步下令全面禁止石油輸日,而同一天美國空軍飛虎隊成立,在陳納德將軍的率領下參加實際對日作戰,並在日軍封鎖中南半島邊界時從印度等地空運各項物資到「大後方」,發揮了雪中送炭的功能。

到了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美國時間七日)晨,日本出動戰鬥艦、航空母艦、巡洋艦和驅逐艦等三十多艘船隻,以及三百多架飛機對美國檀香山珍珠港進行拂曉突擊,造成美軍數千人死傷,船艦及飛機受創嚴重,美英等國立即對日宣戰,隔天,國民政府也正式對日和對德宣戰,獨立撐持四年的中國自此將和美英等國並肩作戰,中國被納入世界四強之一,英美等列強並聲明放棄在華治外法權及有關權益,另訂平等新約,蔣委員長更出任盟軍中國戰區最高統帥,協同盟軍對日作戰。

一九四三年八月一日,國民政府主席林森逝世,國民黨中常會選舉蔣中正代理國民政府主席。九月,國民黨第五屆十一中全會在重慶舉行,通過修正國民政府組織法,規定國民政府主席兼任陸海空軍大元帥,大會並一致選舉蔣中正出任國民政府主席,兼任行政院長,十月十日,蔣宣佈就職。

一九四三年三月,蔣夫人宋美齡女士訪問美國,在美國國會發表歷史性的演說,爭取美國政府與人民對我艱苦抗日的尊敬及支持,美國總統羅斯福並邀請蔣主席晤談戰後遠東問題。一九四三年十二月三日,中美英三國領袖在開羅舉行會議之後,同時發表了「開羅宣言」,其要點為:「三國聲明,將盡一切力量以打擊其殘暴之敵人,必達到日本無條件投降而後已。剝奪一九一四年以後日本所佔得之太平洋島嶼。所有日本竊奪中國之土地,如滿洲、台灣、澎湖,均應歸還中國。並應使朝鮮在相當期間內享得自由與獨立。」

不過,「開羅宣言」所獲得的外交勝利,卻在不久之後美英蘇三國簽訂的「雅爾達密約」中,被陰謀與無知抵銷。因為,根據「雅爾達密約」,不但外蒙古獨立被承認;俄國還可得到一九零四年被日本偷襲侵害的東北權利(包括歸還庫頁島南半部及附屬島嶼,旅順、大連之租借權,以及中蘇共同管理中東鐵路和南滿鐵路);而千島群島也將割讓給俄國。雖然「雅爾達密約」沒有中國代表參加,對中國沒有約束力,但在國際現實的壓力下,中國政府仍與蘇俄簽訂了「中蘇有好同盟條約」,具體接受了蘇俄的無理要脅。

但是,戰爭還是要打下去。一九四五年春天,中國戰區我軍反攻節節勝利,而太平洋方面的美軍則已登陸硫磺島和琉球,日本軍國主義已呈土崩瓦解之勢。五月八日,納粹德國無條件投降,日本益感孤立。七月二十六日,中美英三國領袖在德國柏林附近的德皇夏宮波茨坦發表聯合聲名,再度要求日本無條件投降。八月六日,美國第一枚原子彈投在廣島,造成十多萬人傷亡。八月八日,蘇俄趕緊對日宣戰,並派兵進入滿洲。八月九日,美國第二枚原子彈落在長崎,日本全國上下震駭。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四日,日本昭仁天皇頒佈無條件投降敕書,歷時八年,造成無數中國人憾恨死去、無數家庭失散流離的中日戰爭終於結束,中國戰區(包括中華民國《東北歸蘇軍受降》、台灣及越南北緯十六度以北地區)由中國政府受降。九月九日上午九時,中華民國陸軍總司令何應欽代表盟軍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蔣中正,在南京接受日本駐華派遣軍總司令岡村寧次的降書,勝利屬於中國。

只是,勝利才來,另一場因中日戰爭而產生的更嚴重的後遺症才剛要發作,領導對日抗戰的國民黨政府,因為在這場戰爭中已然精疲力盡,面對蘇俄支持的中國共產黨立即的武力挑戰,終於撐不到四年便丟失絕大部分的江山,那個他拼死抵抗了八年,堅毅不棄的江山。(鄭懿瀛)

 
故總統蔣公宣佈對日抗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