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大地震
文 / 中央社攝
 
 

花東縱谷位於菲律賓海板塊與歐亞大陸板塊的交會處,是地球上少數容易觀測到的活動中板塊邊界,正因如此,台灣每年百分之七十五的地震便是發生在花東-宜蘭這一線,與花東縱谷斷層的活動多半具有密切的關連,其中,一九五一年十月二十二日開始的花東縱谷系列地震,規模之大、損害之深,更是讓人印象深刻,在台灣歷史上是排名前十大的地震災害。
一九九九年,花蓮師院的老校長率領師生義工前往集集大地震的災區協助救災工作時,看到災區斷垣殘壁、淒涼哀傷的景象,不禁回憶起一九五一年的花蓮大地震說:「以往只有花蓮被視為是地震頻繁地區,沒有想到九二一地震竟然發生在台中地區,而且災情慘重,一夕間天人永隔的悲哀令人辛酸落淚。這種家破人亡的慘狀不禁讓我想起四十幾年前花蓮大地震之後,那種餐飲露宿,求助無門的無奈與悲痛,沒有親身經歷過的人實在是無法體會於萬一。」
另外一位國小的老師則詳細描述了他的大地震親身經歷:「在民國四十年的十月二十二日,大約凌晨一、二點鐘左右,突然地發生了一陣強烈大地震,因為當時的震央就在花蓮,所以震動得特別厲害,我們的老房子原本還好好的,不過到了白天又發生一陣強烈的餘震,房子震得是左搖右晃的,然後就聽到轟的一聲!學校的教室倒了好幾間,學校對面作為教師宿舍的老房子也耐不住地牛又一次的翻身,幾乎倒的倒、塌的塌!」
他說:「那時候住在宿舍的老師、職員一早都已經到了學校,不過還是有一位學校老師的太太、孩子還在屋裡,所以大餘震發生的時候,我們幾位老師都緊張地趕忙跑過去。當時那位老師的太太還懷有八個月的身孕,所以我們幾位老師都非常地擔心,趕到了現場大部份的房子都已面目全非,還好當時的老房子是木造的日式房子,屋樑是呈三角結構的實心木柱因此當我們奮力挖開倒塌成堆的木板時,看見那位太太就帶著孩子躲在三角屋樑下,還好天公伯保佑唷!大人和小孩都沒有受傷,真得是非常幸運!」
事實上,一九五一年十月至十二月,整個東台灣都籠罩在這場大地震的侵襲威脅之下,從十月二十二日開始,地震便接連不斷地發生,餘震則沿著花東縱谷由北段的花蓮向南遷移,十一月到中段的玉里地區,十二月到達南段的台東地區,期間,台灣省氣象所共記錄了三千零三十七個地震,其中七百三十五個為有感地震、四個震度大於七的強烈地震,共造成八十五人死亡,兩百人重傷,一千多人受到輕傷。地震範圍分佈長達一百多公里,同時引發米崙、玉里和池上地震斷層的錯動。

在這場撼動整個東台灣的地震中,被稱為「花蓮大地震」的北段部分,是在一九五一年年十月二十二日清晨五時三十四分、十一時二十九分與十三時四十三分,先後發生三個規模大於七的災害地震,但由於這三個地震發生的時間緊湊,無法詳細區分出個別的災害,因此事後計算傷亡損害時都算在一起。

總計,此三個地震共造成六十八人死亡、一百零六人重傷、七百五十人輕傷,兩千三百八十二間房屋受損(包含全倒)。伴隨此次地震產生的斷層稱為米崙地震斷層,自壽豐東北附近向東北北延伸,經花蓮市至七星潭附近入海,陸地上的長度約為七公里,斷層東側的陸塊向東北移動,最大水平變位量為兩公尺,最大垂直變位量為一點二公尺。

地震發生時,台灣全島、澎湖甚至金門都能感受到地牛的翻動,台灣省各地也有零星的災情傳出,但受創仍以花蓮市為最,整個花蓮市區房屋坍塌數量達到百分之四十,市區中華路的鐵軌受震彎曲達兩百五十公分,驚惶失措的民眾紛紛跑到空曠處,望著一轉眼間就失去的家人和家園,茫然而悲傷。

此外,蘇花公路清水斷崖全毀,整條公路共計坍方兩萬四千立方公尺、路基損毀一千五百公尺、駁坎受害一萬三千平方公尺、護坡傾倒一百九十平方公尺、護欄毀損三百一十公尺、涵洞損壞一座、路基裂縫三百八十公尺,其中又以清水到塔克利受害最慘烈,花了一個月才搶修通車,期間還造成工作人員兩人死亡、兩人重傷、二十多人輕傷。
至於未通車的中橫公路立霧溪形成堰塞湖,美崙山腳地裂四十公分,花蓮港潮落四十公分,海堤下陷達一百公尺公尺,七星山也隆起一點二公尺公尺,壽豐鄉、玉里鎮噴泉十餘處、井水變成褐色,玉里國小北移四十公分,甚至許多廟宇教堂也在剎那間被夷為平地,縣政府及縣議會的辦公廳舍也都全部傾圮,當時的花蓮縣長楊仲鯨因而決定集中遷建各政府機關於美崙地區。
而由於地震發生後,災區交通幾乎完全中斷,僅靠少量的空中運輸救援人力及民生醫藥用品,其餘從台北及台灣西部來的救災人員及賑災物資都很難運進花蓮,整個救災工作多半是由當地軍民攜手協力地進行,一片片磚瓦、一塊塊木石地移除,以及一具具屍體的挖掘、一尺尺家園的重建,花蓮人展現了長久以來與大自然搏鬥養成的堅韌毅力。
一九五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花蓮大地震之後的整個餘震系列漸漸往南遷移,至十一月二十五日晨二時四十七分與五十分先後在台東縱谷中段的玉里地區,引發兩個災害性地震,震度分別為六點三及七點三,並伴隨產生玉里與池上地震斷層。玉里地震斷層自瑞穗以北向西南南延伸經玉里至富南以南,全長約四十三公里,斷層東側地塊相對地向東北移動並上昇,最大水平變位一點六公尺,最大垂直變位達一點三公尺;池上地震斷層在玉里地震斷層南端以南約五公里處向西南南延伸約十公里,斷層東側向東北移動並上昇,但變位量遠小於玉里地震斷層。
幸好,雖然玉里地震斷層長度達四十三公里,地震規模達七點三(均遠大於一九零六年梅山地震與一九三五年新竹-台中地震),但因發生在當時人煙較為稀少的東部地區,故僅造成十七人死亡、九十一人重傷、兩百三十五人受到輕傷、一千零一十六間房屋全倒、五百八十二間受損的災害。但餘震至十二月底共一百零七次,災區範圍由光復鄉大富往南經瑞穗、玉里、富里直入台東縣池上,長達九十公里。
餘震繼續往南移,十二月五日十四時五十八分,台東地區再發生規模五點八級的有災害地震,結果造成三人重傷、十四人輕傷,房屋全倒三十三棟、半倒九十五棟,受損兩百八十餘棟。折磨東台灣民眾兩個月的地震,雖然逐漸平息下去,但已經帶給人民難以抹滅的惡夢,甚至有很多人還要看醫生、收驚、心理治療,身心才能逐漸復原。(鄭懿瀛)

 
民眾驚惶失惜,逃到水溝邊或草地,運動場搭起竹棚暫為避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