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共同防禦條約
文 / 中央社郭琴舫攝
 

一九五四年簽訂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是台灣與美國之間的一個雙邊軍事同盟協定,而這個條約簽訂的前因與後果,牽動著台灣海峽兩岸政治、軍事、經濟情勢的改變與消長,影響不可謂不深遠。

話說一九四九年十月中國共產黨取得大陸政權後,又在一九五零年十一月投入北韓對南韓的侵略戰爭,並以軍事及政經力量支援北越赤化越南的企圖,亞洲烽煙處處,美國又無法獨力遏止國際共產勢力的蔓延,使得東南亞各國驚恐會發生像美國總統艾森豪所提出的「骨牌效應」,一個個淪為共產國家。於是,美國便出面說服英國和法國,號召與東南亞具有利害關係的「自由世界國家」,共同研議組織一個類似歐洲「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集體安全保障機構。

不過,就在這個「東南亞公約組織」(SEATO)倡議階段,台灣在積極爭取加入的時刻,中共方面也以各種方式企圖阻撓。先是從一九五四年五月到八月間,中共和國民黨軍隊在浙江沿海頻頻發生軍事衝突;八月十一日,中共總理周恩來發言要「解放台灣」;八月二十二日,中國政協會議及各黨、各人民團體也發表「解放台灣共同宣言」;九月三日,中共解放軍對金門、馬祖進行大規模砲擊。到了九月六日,「東南亞公約組織會議」在菲律賓馬尼拉正式召開時,中共這種「文攻武嚇」策略已產生一定的效果。

在「東南亞公約組織會議」上,英國、法國、菲律賓和巴基斯坦等國都發言表示反對台灣加入公約組織,美國國務卿杜勒斯孤掌難鳴,只能放棄將台灣編入條約的適用範圍。九月八日,「東南亞公約組織條約」簽訂,美國和台灣政府剩下的選擇,就是締結兩國間的軍事同盟條約。

一九五四年十月十二日,美國助理國務卿羅伯遜飛抵台灣,開始與我國交涉條約簽訂問題,但因我方主張條約範圍應包括全中國大陸在內,美國方面的認知卻只有台灣及澎湖,雙方各執己見,以致於交涉過程費時將近兩個月的時間,到了十二月一日才達成協議共識,並先發表一項共同聲明:

一、美國與國府完成了為締結共同安全保障條約的交涉。該條約將與美國在太平洋地區所締結的其他安全保障條約同樣形式。該條約將承認條約國雙方對於台灣、澎湖島及美國管理下的西太平洋諸島安全保障是利害一致的。並且,關於在條約國雙方管理下的土地、協訂在這條約中,將留下把其包括在內的餘地。同時,該條約是準備對付所包含地區的安全保障受到武力攻擊的威脅。若發生這種攻擊或威脅之際,決定對此將隨時商討。
二、該條約必與美國在太平洋地區的其他諸國業已締結的種種集團防衛條約所形成的集團安全保障機構結合,並給予強化的作用。同時,這些協定將形成把西太平洋地區對共產主義侵略防衛所不可欠缺的堡壘。美國與國府之間的這條約,與其他條約同樣,本質上是在防衛。並且,雙方再確認由此條約將為聯合國憲章的目的及其原則有所貢獻。

隔天,十二月二日,由美國國務卿杜勒斯與我國外交部長葉公超,在華府正式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其內容包括:

一、締約國約定基於聯合國憲章,以不危害國際和平、安全及正義的和平手段來解決自國被捲入的國際紛爭,並在其國際關係上不以與聯合國的目的不兩立的方法來以武力威脅或行使武力。
二、締約國為了更加有效的達成此條約的目的,由自助及互相援助、單獨及共同、維持且發展對締約的領土保全及政治安定的來自外界武力攻擊及共產主義者的破壞活動的、個別的及集團的抵抗能力。
三、締約國約定為了強化自由的諸制度並促進經濟進步及社會福利,而互相協力,並為了達成這些目的個別的及共同的繼續努力。
四、締約國關於實施此條約,透過自國外交部長或其代理隨時進行協議。
五、各締約國認為在西太平洋地區對任何一方締約國領域的武力攻擊,即危害自國的和平及安全,且基於自國憲法手續,宣言為了對付共同的危險而行動。前述的武力攻擊及因此所採取的措置,得立即報告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上述措置,安全理事會若恢復和平及安全,即為維持和平及安全採取必要措置時,得終止之。
六、第二條及第五條所規定的適用上,所謂「領土」及「領域」,中華民國是指台灣及澎湖諸島,北美合眾國是指在其管轄下的西太平洋屬領諸島。第二條及第五條的規定,也適用於互相同意所決定的其他領域。
七、關於在台灣與澎湖諸島及其週圍,為了防禦所必要的美國陸軍、空軍及海軍,基於互相同意所決定,中華民國政府許諾其配備的權利,美國政府予以接受。
八、此條約,對維持基於聯合國憲章的權利及義務或國際和平及安全的聯合國的責任,不給予任何影響,同時不可解釋為給予任何影響。
九、此條約,必須由美國及中華民國,根據各自憲法上的手續予以批准,兩國在台北交換批准書時,同時發生效力。
十、此條約有效期限,定為無期限。若有任何一方締約國通告他方締約國時,可以使條約在一年後終止。

同時,在十二月十日經過美國國務卿杜勒斯及我國外交部長葉公超的文書交換,表明此條約是屬於防禦性的,並且台灣政府若要行使武力時,必須預先與美國協議。不過,中共對於這項條約的恫嚇與攻擊卻不必「預先與美國協議。」

中共總理周恩來發表聲明說:「美國政府不顧中國人民歷次的反對和警告,竟在一九五四年十二月二日同逃竄在台灣的蔣介石賣國集團簽訂了所謂『共同防禦條約』。美國政府企圖利用這個條約來使它武裝侵佔中國領土台灣的行為合法化,並以台灣為基地擴大對中國的侵略和準備新的戰爭。這是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國人民的一個嚴重的戰爭挑釁。…台灣是中國的領土,中國人民一定要解放台灣。」

中共果然說了就做。一九五五年一月,共軍開始砲擊和轟炸浙江省沿海仍由國軍佔領的一江山、大陳島等島嶼,到了一月十八日攻下一江山,周恩來又在同月二十四日嗆聲說:「美國必須停止對中國內政的干涉,美國的一切武裝力量必須從台灣海峽撤走﹗」

也在一月二十四日(美國時間),美國總統艾森豪向美國國會提出「特別諮文」,要求授權給總統於其認為必要時,「得使用美國武裝部隊專事確保台灣與澎湖列島」(此即所謂「台灣決議案」),但仍未將金門、馬祖,以及其他仍在國軍控制中的大陸沿海島嶼包括在內。於是,到了二月五日,艾森豪下令美軍第七艦隊「協助」國軍撤退大陳島守軍及居民。

於是,二月九日,美國參議院正式通過「中美共同防禦條約」。雖然,台灣方面有人不滿這個條約造成大陸沿海島嶼的喪失,使得「反攻大陸」最終只能淪落為口號、夢想,甚至只是一句自欺欺人的謊言,但是,相對的,台灣的安全發展,也因為這個條約而獲得一定程度的保障。(鄭懿瀛)

 
立法院舉手表決通過中美共同防禦條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