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島事件
文 / 中央社記者馮國鏘攝
 
 

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十日爆發的「美麗島事件」,在台灣現代史上,是一場影響深遠的街頭流血衝突事件,他代表了黨外反對運動的一個轉折、一個高峰,也衝撞了一黨獨大的威權體制,經過這次事件之後的擴散及反彈力量,更把台灣加速推向了民主的康莊大道。

一九七九年初,正是美國與台灣斷交的艱困時刻,原本逐漸走向開放的政治空間,也因國際局勢這種對我不利的轉變,而遭到政府加強管控與壓縮,先是一九七八年底增額中央民代選舉臨時叫停,黨外雜誌『夏潮』及『這一代』遭到停刊處分,一九七九年一月二十一日,高雄縣黑派大老余登發及其子余瑞言又因被指控「涉嫌參與匪諜吳泰安叛亂案」,遭到警備總部派員逮捕入獄,隔天,許多黨外人士齊集在余登發居住的高雄縣橋頭鄉,舉行示威抗議遊行,直接向戒嚴令公開挑戰。

當時桃園縣長許信良也南下參加遊行,結果三天後,台灣省政府竟以「廢弛縣長職務」的理由,將許信良送請監察院調查,同年四月二十日,監察院通過對許信良的彈劾案,並移送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於一九七九年七月一日起給予停職處分。

面對政府這種逐漸增強的管控與壓縮,黨外人士的抗爭動作反而更加活絡及積極,一九七九年六月之後,「中央民意代表選舉黨外候選人聯誼會」成立,以此為中心,在全台灣各地舉行多場大型的群眾演講會,而以黃信介為發行人、許信良為社長、黃天福及呂秀蓮為副社長、施明德為總經理、張俊宏為總編輯的黨外政論雜誌『美麗島』,也在同年八月創刊,以社務委員的形式組成,在實質上具有政黨政治的雛形,網羅了全台各地的黨外人士,結果創刊號一推出便大為暢銷,發行量達到十萬份以上,創下台灣雜誌發行的空前記錄。

為了慶祝創刊成功並順勢凝聚反對勢力,『美麗島』雜誌社方在一九七九年九月八日,假台北市中泰賓館舉辦盛大的創刊酒會,雖然有極右派人士到場引發衝突,但在高昂的反對氣勢下,『美麗島』雜誌很快地在全台各大城市成立了十一個以推廣雜誌及服務讀者為號召的服務處,並且每成立一個服務處,就以「成立茶會」、「美麗島之夜」等名目的群眾大會。不過,到了十一月間及十二月初,黃信介家及多處『美麗島』雜誌的服務處,相繼遭到一些不明人士的騷擾恐嚇,整個台灣的政治氛圍到達了一個爆發大衝突的臨界點。

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十日國際人權日,『美麗島』雜誌相關人士按原訂計畫,在高雄市舉辦國際人權日紀念大會,不過,這次紀念大會事先卻沒有得到治安單位的同意,加上當天正逢國民黨四中全會揭幕,有關單位又在這一天開始「春元七號冬防演習」,當然不會容許「非法的」大規模群眾集會向政府挑釁與挑戰,因此,當天中午過後,有關單位便已派出大批軍警人員並設置嚴密的拒馬等封鎖設施,嚴陣以待。

負責紀念大會現場總指揮的施明德見到原訂演講遭到封鎖,臨時決定將演講場所新興圓環,仍然吸引數萬名支持群眾到場,但激動的群眾中有人違反了當日下午由黃信介和警備總部南區司令所達成的「遊行火把不可點燃」的協議,在現場待命已久的軍警見狀立即將警戒區縮小,並且開出了鎮暴車,擺出了鎮暴隊形,緊繃的氣氛終於被引爆,在電視機的鏡頭前,軍警憲與群眾在混亂的街頭四處追打,雙方面都有人流血受傷,高雄市的街頭儼然成為一處戰場,其他各地民眾看到電視轉播的畫面,都為暴民血腥對待治安人員的行為感到震撼與反感。

根據政府單位的事後統計,共有一百八十三名軍警在這次所謂的「美麗島事件」中負傷,群眾受傷者則無法統計,但最重要的,由於媒體的報導向度及有關單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策略成功,成功地塑造了『美麗島』雜誌領導者都為匪黨及陰謀份子,而群眾都為非理性暴民的印象,讓一般輿論都倒向支持政府接下來的肅清行動。

十二月十二日下午,『美麗島』雜誌社舉行了一個記者會,由黃信介、張俊宏、姚嘉文和施明德等人對外說明十日晚上整起事件的情形,他們堅稱,當時『美麗島』雜誌社人員並沒有動手打人,而是因為憲警人員封鎖道路並使用催淚瓦斯,才使得雙方發生衝突。

不過,他們的說詞未獲得有關當局的認同,隔天清晨,治安機關多方出動逮捕所謂的「首謀份子」,包括張俊宏、姚嘉文、陳菊、呂秀蓮、林義雄、王拓、楊青矗、周平德等人都被拘提到案,當時擔任立法委員的黃信介則由警總行文立法院,經立院同意於十四日遭到逮捕,施明德則是經過一個多月輾轉逃亡後於隔年的一月八日落網,而警總後來還陸續逮捕數十位與事件有關的人員,並查封『美麗島』雜誌社及各地服務處,施明德的美籍妻子艾琳達則是遭驅逐出境。

一九八零年二月二十日,黃信介、施明德、林義雄、姚嘉文、陳菊、呂秀蓮、張俊宏、林弘宣等八人遭軍事檢察官以叛亂罪提起公訴,其餘三十七人則被移送一般司法機關偵辦。同年四月十八日,警備總部軍事法庭判決施明德無期徒刑,黃信介十四年徒刑,其餘姚嘉文等六人則都被處以十二年有期徒刑。

而在美麗島事件進行軍事審判期間,亦即一九八零年二月二十八日上午,發生了事件被起訴人省議員林義雄家遭兇手潛入,將林義雄的母親及其雙胞胎女兒殺害,大女兒被殺成重傷的血案,震驚社會各界,也讓整個黨外運動盪入哀傷的谷底。

不過,谷底也是攀爬的起點,在備受國際社會矚目的美麗島事件審判期間,每一名被告都在鏡頭前和報刊雜誌上,向執政當局及全國人民提出了許多無可閃躲的政治議題,讓大眾認真省思自己的切身處境,以及所謂民主政治的真諦和台灣未來的出路,為台灣民主的花朵埋下了綻放的種子,而當時為事件被告人辯護的律師團成員,如陳水扁、謝長廷、尤清、蘇貞昌、張俊雄、江鵬堅等人,也在這次的辯護過程當中經受了政治教育的洗禮,成為後來台灣民主政治發展過程中的主幹人物。

一九八零年底,因台美斷交而中斷的增額中央民意代表選舉恢復舉行,美麗島事件受刑人家屬有多人參選,其中姚嘉文之妻周清玉、張俊宏之妻許榮淑、黃信介之弟黃天福都以高票分別當選立法委員及國大代表,而美麗島事件的辯護律師尤清則在五名黨外省議員投票支持下當選監察委員,反對運動沒有因為美麗島事件而受挫消沈,它所凝聚的更大的政治力量,反而很快地重新整裝出發,向著民主政治的高峰堅毅地前進,終於逼使國民黨政府的威權體制必須順應時代潮流而改弦更張,解嚴、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政黨輪替等等民主進程隨之逐步實現,而這些珍貴的民主果實,可以說從美麗島事件後就已預告了它終將豐收的結局。(鄭懿瀛)

 
美麗島雜誌創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