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孔
文 / 中央社溫文龍攝
 
 

孔子,是中國儒家的代表性人物。尊孔,象徵著向儒家思想所反映出的傳統價值認同、靠攏。祭孔,則是尊孔的一個指標性行動。而民國初年新文化運動高喊著打倒孔家店,是一種呼應共和外觀的本質性革新。國民政府定都南京後,重新恢復祭孔大典,則是對中國統一走向的定調決定。
一九四九年底,國民黨政府播遷來台,祭孔,除了可藉由儒家的忠君思想體系來鞏固飄搖的政權外,還可接續中國文化的正統香火,是一個不得不做,又一舉數得的典禮儀式。於是,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之後,台灣又重新恢復了祭孔,並結合教師節的慶祝活動,刻深其意義。
講到祭孔,自然要先講孔廟。按理說,台南孔廟是台灣最早的孔子廟,也是台灣第一次舉行祭孔典禮的地方,雖然其它各地的孔廟每年亦有舉行祭孔典禮,但卻比不上台南孔廟祭典的歷史意義。自明鄭時期至日本統治期間,孔廟皆依照古禮舉行春秋二祭,直到一九五二年,政府訂定九月二十八日為孔子誕辰紀念日,此後,祭典便改在此日舉行。
不過,就動見觀瞻的宣傳效果而言,中華民國臨時首都台北市的孔廟,更是值得一記。據文獻記載:「台北孔廟是位於保安宮西南方,座落於大龍街上,肇 始於清光緒五年(元一八七九年)在城內南門內建造文武廟,文廟在左、武廟 在右,即台北府城的孔廟,在劉銘傳任台灣巡撫時,每年均如期舉行盛大祭典,為台北讀書人之盛事。」
「不過,日據時期因兵災而使得孔廟嚴重毀損,建築物荒廢,祭 孔典禮也停辦,至一九二五年台北士紳倡議重建孔廟,一九二七年興工,一九二八年四月舉行大成殿上樑典禮,而儀門亦興工。到了一九二九年,大成殿落成。一九三零年,崇聖祠、儀門及東西兩廡亦告竣,新彫的聖賢牌位也完成。所以於一九三零年八月二十七日孔子誕辰時,中斷了三十多年的祭孔典禮又再舉行。」

「可是,當大成殿、儀門、崇聖祠三大殿與東西兩廡落成之後,因捐款頓挫,財政拮据,興建工事暫告中止。到了一九三五年,台北士紳黃贊鈞及辜顯榮等又倡議復工,再行勸募。於是再採購材料,招聘工匠續建。但此時原來的設計師王益順已經回泉州逝世,續建的工事乃另聘台灣本地的匠師來完成。先築櫺星門,再建禮門、義路、黌門、泮宮、泮池及萬仞宮牆。至一九三九年才全部告竣,形成今天所見的宏整規模。」然而啟用數年後,適逢二次世界大戰,日本人勒令廢止中國古式的祭典,禮樂改用日式靖國神社的神樂,八佾舞因而暫時中止舞動。

台灣光復之初,百廢待舉,祭孔大典一時之間仍無法恢復舉行,到了一九四六年,官民為了恢復孔誕祭典,公議復興台北崇聖會,並推當時的台北市長游彌堅為主任委員,教育局長黃啟瑞及士紳辜振甫為副主任委員,主持每年孔誕祭典。到了元一九五零年,政府播遷來台,又逢孔子誕生二千五百年紀念,正式、隆重又具各種意義的祭孔典禮,遂特別擴大舉行,當時蔣介石總統還特別敬獻手書匾額「有教無類」,讓祭孔的意涵更加深奧多元。

一九五一年,相關人士決定組織台北孔子廟管理委員會,選台北市長吳三連為主任委員,推動平常事務及每年祭典事宜。至一九七一年,這座由民間所捐獻建造的台北孔廟由初建時功勞者後裔辜振甫與陳錫慶代表全體捐獻者呈獻給國家,他們認為尊孔重道乃是國家大政,經行政院核交台北市政府接管,並於一九七二年七月正式成立台北市孔廟管理委員會,隸屬民政局。
另外,有關祭孔典禮事宜方面,一九六八年,教育部奉蔣總統的指示,邀集內政部等相關單位,並且聘請學者、專家組成「祭孔禮樂工作委員會」,由蔣復璁擔任主任委員,分別成立禮儀、服裝、樂舞、祭器四個研究組,由方豪、王宇清、莊本立、孔德成四人為各組召集人,進行研究規劃的工作。初步訂定大成至聖先師孔子釋奠禮儀節,並於同年在台北市孔廟祭孔時試行,然後再經過兩年的研討改進,終於在民國五十九年定案,而由內政部公布實施。

不過由於內政部公佈的祭孔典禮時間過長,約需八十五到九十分鐘才能結束,因此台北市孔廟管理會於報請內政部同意以後,從民國六十四年起略作修定,到一九七六年,經過兩度試行的結果,典禮可於六十分鐘之內結束,各方反應良好而沿用至今。
現行祭孔典禮的程序與用意則包括:一、釋奠典禮開始;二、鼓初嚴;三、鼓再嚴;四、鼓三嚴;五、執事者各司其事;六、糾儀官就位;七、陪祭官就位;八、分獻官就位;九、正獻官就位;十、啟扉;十一、瘞毛血;十二、迎神;十三、行三鞠躬禮;十四、進饡;十五、上香;十六、行初獻禮;十七、行初分獻禮;十八、恭讀祝文;十九、行三鞠躬禮;二十、行亞獻禮、二十一、行亞分獻禮;二十二、行終獻禮;二十三、行終分獻禮;二十四、飲福受胙;二十五、撤饌;二十六、送神;二十七、行三鞠躬禮;二十八、捧祝帛詣燎所;二十九、望燎;三十、復位;三十一、闔扉;三十二、撤班;三三、禮成。
儀式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在「釋奠」禮制時要跳的「八佾舞」(台南孔廟則按傳統只跳諸侯階級適用的六佾舞,不跳天子太廟用的八佾舞)。剛開始時,佾生服飾採用清朝祭孔圖譜,一律光頭、皂鞋、白長袍、黑馬褂,前清樂舞樸素莊嚴,一直沿用到一九六七年釋奠大典為止;一九六八年,將往年使用的清朝「祭孔圖譜」,改為明朝南庸志的「文舞圖譜」;一九七零年,又更改佾生服飾為淺黃色,廢除假髮,改戴「皂巾」,採用明朝李之藻「頖宮禮樂疏」中「佾舞圖」之佾生巾式,沿用至今未再更改。
八佾舞進行時,八行八列共六十四位舞者的舞姿大致配合詩章的字義,在簡潔中蘊涵著豐富的變化,氣氛莊嚴而肅穆。而當祭孔儀式結束後,觀禮民眾還可上前拔祭孔牛隻身上的毛(俗稱智慧毛),民間認為這隻牛因祭拜過文聖,身上的毛可使讀書人增添智慧,考試順利。不過由於這項拔智慧毛活動常常造成群眾爭奪,秩序大亂,後來已經取消,而改以發放餅食取代。
現在,台灣已經是一個成熟的民主社會,祭孔的專制企圖自然逐漸消逝,但在與中國文化接軌的目的上,它仍具有一定的象徵意義,如果堅持某種嚴肅的政治潔癖,祭孔固應取消,但若以更自然、更具彈性、更深層的思維來看待,祭孔,不也是一件美麗的事乎?(鄭懿瀛)

 
新竹祭孔大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