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國民教育
文 / 中央社記者陳漢中攝
 
 

國民黨政府播遷來台後,基於地方自治制度的成功推行,整體的社會經濟發展皆大有成長,因此,對於當時實施的六年義務教育感到不足,遂在一九六七年的國父紀念月會上,由蔣介石總統提出加速推行九年國民義務教育的計畫,提升全民的知識水準。
當時,有許多人提出改革學制的建言。【西潮】一書的作者蔣夢麟說:「當時的中小學教育多側重升學,事實上不能升學的學生反而居多」,因此主張改革學制;台灣省政府主席黃杰則主張:「是為了要讓『惡性補習』成為歷史名詞,必須要實施九年國民教育,讓國小畢業學生一律免試進入國中就學,按社區分發就讀。」
後來擔任過教育部長的朱匯森則是以世界潮流的趨勢、我國國情的需要等方面來分析實施九年國民教育的背景。他指出,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世界各國競相延長國民義務教育年限,以達成國民之民族化、生活化、政治化、經濟化和社會化的教育目標;其次,至一九六七年,我國國民小學學齡兒童的就學率已經達到百分之九十七點五二,依照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議定原則,凡是學齡兒童就學率達百分之七十以上之國家,即須考慮延長義務年限,因此,我國延長義務教育之年限是相當成熟的;第三,由於金門地區於一九六三年受蔣總統的指示試行九年國民教育成效頗佳,遂以之為範本推行到全台灣。
於是,蔣總統在一九六七年六月二十七日的國父紀念月會上,發表了加速推動九年國民教育的訓示指出:「此次國民教育的延長,不僅須視為國民教育水準之提高與擴充,而尤應視為整個教育重建與革新之起點。因此,九年國教的推行就是要使教育成為生動活潑的教育,使此際遇成為知恥知病、求新求行之張本。以泯除舊有教育政策被人譏為『靜態的教育』的觀念。而教育部制定九年國民教育所依據的為國父孫中山所制定的三民主義─倫理、民主、科學的教育思想,最根本的目的為實現國父民生主義的理想大計。」
蔣總統做完理想崇高的宣示之後,隨即召見教育部長閻振興、台灣省政府主席黃杰、台灣省教育廳長潘振球及台北市教育局長劉先雲等人,指示立即籌辦九年國民教育的有關事宜,九年國教便急急如律令般地開始實施。
中央方面,一九六七年七月六日,教育部長潘振球在行政院第一零二六次會議中,報告奉蔣總統指示自民國五十七年度起將義務教育延長為九年,經政務委員陳雪屏研議後,成立了九年義務教育義務小組,負責籌畫一切。而教育部也成立策劃小組,由次長鄧傳凱負責主持,積極進行實施方案的草擬工作。七月十四日,教育部策劃小組即提出了「九年義務教育實施綱要草案」。七月十五日,行政院第一次小組會議,決議由教育部提出工作進度表,並由財政部加速審核經費預算。
同年八月三日,行政院第一零三零次會議上,通過了「九年國民教育實施綱要草案」,決定制定「九年國民教育實施條例」。八月十五日行政院頒布了「九年國民教育實施綱要」,作為實施九年國民教育政策的法源依據。至此,中央方面對實施九年國民教育政策已經掌握初步的方向。
在台灣省的規劃工作部分,黃杰命教育廳、財政廳等有關單位著手籌畫,並與中央專案小組密切聯繫,隨後省府將為實施志願就學方案所設立的「策劃委員會」改為「台灣省九年國民教育推行委員會」,由黃杰任主任委員,另聘省政府委員譚嶽泉、秘書長徐鼐、主計處長劉紹志、省議會長謝東閔等十五人為委員,而以教育廳長潘振球為執行秘書。此外,各縣市並成立推行委員會,負責各縣市九年國民教育教育的籌畫準備事宜。
一九六七年九月四日,省政府轉頒中央所訂的「九年國民教育實施綱要」,同時頒布台灣省各項實施要點。隨後訂頒「各縣市擬訂九年國民教育計畫內容大綱」、「各縣市擬定九年國民教育計畫疑義之說明事項」等,以利各縣市推動作業。同年十一月十九日,台灣省國民教育推行委員會召開了第一次會議,審議、核定各縣市所擬定的各項計畫。一九六八年三月二十三日,召開第二次會議,七月二日又召開第三次會議,除將實施九年國的各項工作做了嚴密的規劃外,並頒布「辦理九年教育準備工作進度表」,分成十二部份來進行九年國教的籌畫工作。
在台北市部分。台北市由於在一九六七年七月改制為直轄市,因此在推行九年國民教育政策的工作上與省政府是分開的,其中推行的困難度亦相對的提高。當時新任的台北市教育局長劉先雲到職後,隨即成立「台北市九年國民教育推行委員會」,由市長高玉樹兼任主任委員。教育局還成立「實施國民九年教育研究輔導委員會」,以便集思廣益。
並分(一)組織及計畫。(二)劃分學區。(三)增班級級及增設學校。(四)輔導私立學校。(五)國民中學入學人數調查及實施。(六)國民中學校長、教員之儲備及任用。(七)師資訓練。(八)其一國民中學水準等八個部分, 次推行九年國民教育政策

當時,九年國民教育的推行分為國民小學以及國民中學兩個階段,將原本的國民學校改稱為國民小學,原本的初中則改稱為國民中學 。而其課程是採取九年一貫的精神 ,兩個階段所重視的教育準則、目標並不相同。
在國民小學方面,課程編訂是採六年一貫制,不再分為初級四年,以免重複。國民小學的教育目標,在於「國民道德的培養,身心健康的訓練,並授以生活必須的基本知識技能,而以發展健全人格,培育健全國民為實施中心」。
國民中學方面,其教育目標在於「繼續國民小學之基本教育,發展青年身心,陶融公民道德,灌輸民族文化,培育科學精神,實施職業陶冶,充實生活技能,以奠定其學習專業技能或繼續升學之基礎,並養成忠勇愛國的健全國民」。國民中學教育以思想教育、人格教育與職業教育為主,以啟發其立志向上、愛國自強之精神,並強調對國民之基本知識、民族文化之淵源,以及自由及法治、處世與接物之分際,職業技能與一般事務管理之學習,使其認識責任與義務,並能實踐不欺不妄之準則。可見,當時國民中學教育其實是注重職業技能的培育。
於是,一個影響全國的百年大計政策,便迅速地在提出計畫後的第二年即施行於全國,而且在推行的過程中,反對聲浪鮮少出現,中央與地方之間的分工也算是良好、效率亦高。有人認為,這是因為九年國教帶給人民一個美好的願景,知道經過九年的義務延長教育後,將可以學習到更多的實用知識和技能,因此,在全民的共識下,九年國民教育政策很快的就付諸實行,奠定了台灣國民教育的發展,可說是國民政府來台後所實施影響規模最大的教育政策。(鄭懿瀛)

 
台北市介壽國民中學竣工啟用典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