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少棒
文 / 中央社記者陳漢中攝
 
 

民國六十年一個夏日的凌晨,全台灣有許多家庭突然間同時扭亮了電燈,準備好了零食宵夜,打開電視機(或者是看別人家打開電視機),全家(或者還有左鄰右舍)專注在螢光幕上,當「兩齒仔」許金木走上投手丘開始要「奮勇殺敵」時,大家的心情也隨之高亢了起來,甚至還有人鼓起掌來。

這幕情景,可以說是六零年代許多人共同的回憶之一,一名現在已經步入中年的職業婦女笑著說,那時候也不曉得為什麼睡到一半要被叫起來看電視,但是看爸爸和兩個哥哥那種又高興又期待的神情,還有媽媽在廚房「炊煙裊裊」地準備溫暖而可口的宵夜,簡直就像是過年一樣的快樂幸福,也就不在乎看得懂看不懂什麼是高飛球接殺,誰誰誰是魔投、誰誰誰又是神盜了,「那是一個充滿家庭溫馨回憶的童年。」

這確實是當年巨人少棒隊前往美國威廉波特參加所謂「世界少棒賽」時,國人熱切關注的寫照,雖然前一年七虎少棒隊以一分飲恨給中南美洲尼加拉瓜隊,小球員淚灑球場的記憶還在大家的腦海裡,但是因為民國五十八年台中金龍少棒隊第一次代表遠東區前往美國比賽就拿下冠軍,那種睥睨世界的民族驕傲感仍舊讓人回味不已,因此,當民國六十年台南市巨人少棒隊再次擊敗日本贏得遠東區的代表權時,全台灣的民眾便已期盼著從電視上看到巨人少棒隊為七虎隊雪恥,再度獲得「世界冠軍」的榮耀。

巨人隊果然也不負國人的殷切期望,一路過關斬將,也替七虎隊的遺憾報了一箭之仇,淘汰了凶悍的中南美洲隊,來到了冠亞軍決賽。巨人隊由王牌投手「兩齒仔」許金木掛帥主投,「敵軍」美國北區代表隊則由「黑巨人」麥克林登請纓迎戰,一場讓國內球迷至今仍津津樂道的「許金木大戰麥克林登」的經典賽事終於上演,大家都屏息以待。

前面幾局,巨人小將受制於身材高大的麥克林登,頻頻揮出空棒,無法突破美北隊的封鎖,雖然「兩齒仔」許金木也展現了大將之風,以快速球搭配外角曲球壓制了對手的攻擊企圖,但是台灣民眾的心仍然七上八下擔憂不已,幸好打完正規賽的六局,巨人隊努力將比數追成三比三平手。比賽進入延長的第九局,一直很吃力地接麥克林登快速球的小捕手,狀況變本加厲,以致於原本緊繃的戰局突然出現大逆轉,就在美國小捕手流不停的眼淚,以及麥克林登懊惱、憾恨而無奈的場面中,巨人小將狂取九分,再次揚威威廉波特球場,拿下世界少棒賽的冠軍。

而就在勝利的那一刻,全台灣可以說都被狂喜的歡呼情緒及震耳欲聾的鞭炮聲給淹沒了,很多人還摸黑跑到戶外和左鄰右舍互道恭喜,總統和行政院長也立即拍發電報到球場向全體隊職員表示祝賀之意, 掌聲和榮耀全都湧向巨人少棒隊,彷彿台灣因為這場勝利變成一個世界的巨人,國人也與有榮焉。隔天,辦公室內、學校中、市場裡,大家都還在熱烈而興奮地討輪比賽,電視、報紙也都以最大的篇幅來詳細描述巨人隊克敵致勝的過程,舉國都繼續沈浸在勝利的喜悅裡。

然後,隨著媒體報導巨人小將遊覽迪斯奈樂園、接受僑界邀宴慶功等行程,台灣人民也在計算著英雄凱旋的日子,等到飛機一降落台北松山機場,巨人球員們一一走下飛機,隆重的歡迎儀式便立刻開始,禮炮、鮮花和閃個不停的快門,將氣氛炒熱到最高點,成千上萬的球迷也擠到現場爭睹小英雄的風采,尖叫著許金木、葉志仙、魏景林、徐生明、李文瑞、李居明、涂忠男、吳誠文等人的名字,現場盛況空前。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身上掛著花環的球員,一人搭乘一輛掛有球員名字紅布的吉普車在市區街道遊行,受到民眾夾道歡迎,沿途鞭炮聲不絕,球員也向人群揮手致意。巨人少棒隊全體隊職員還在全國棒協理事長謝國城先生的陪同下,接受了蔣中正總統的接見與合照,儼然是團結人心、振奮士氣、凝聚愛國意識的國家英雄,以當時的標準來說,可謂集榮耀與國人的崇拜於一身。

之後,巨人少棒隊的小球員長大了,他們升上了國中,其中大多數球員選擇就讀台南市金城國中,以便能夠一起繼續打球,徐生明、魏景林和李居明則到屏東美和中學就讀,成為美和青少棒的主幹。不過,一年後,金城國中因為缺乏棒球隊的經費而支持不下去,因此又全隊轉到由蔣宋美齡女士創辦的華興中學,開創了「南美和、北華興」雙雄對決的年代,只有最會讀書的吳誠文選擇留在金城國中讀書、升學。

然而,可惜的是,曾連續當選七虎及巨人兩屆少棒隊國手,在遠東區及威廉波特出賽主投未嘗敗績,並且也是台灣少棒史上總投球局數最多的投手許金木,卻和當年金龍隊的「魔投」陳智源一樣,因為台灣整個棒球環境只重視勝利而不重視小球員身心發展的錯誤觀念,終至造成手臂永久性的運動傷害,到了青少棒階段已經無法再叱吒投手丘,最後只能黯然離開球場,在台南的一家紡織廠辛勤地工作養家,僅把棒球英雄的光環留在球場以及球迷們的記憶中,不再眷戀。

但無論如何,在第一代巨人隊之後,台灣的棒球發展確實更加蓬勃,許多小朋友們都想要到威廉波特,都想要擊敗各國強敵獲得世界冠軍,都想要到迪斯奈樂園和米老鼠合照,都想要衣錦還鄉,成為像巨人球員般的明星、英雄,而就在這種風行草偃的氣氛帶動下,以後陸續出現了第二代巨人、立德、鼓山、榮工、朴子、太平、公園等實力堅強的接棒者,延續著台灣的棒運以及國人的希望。

只是,由巨人隊傳承下來的「強打強投」球風,卻帶來一些負面的影響,因為台灣的代表隊經常毫不留情地毒打對陣者,讓參加威廉波特少棒賽的其他球員及家長又怕又恨,認為我國少棒隊的組成與訓練,違反了世界少棒聯盟揭諸的藉由少棒運動促進兒童健全身心發展的宗旨,結果有一年主辦單位竟忽然宣布拒絕台灣少棒隊前往美國參賽,讓當年獲得全國冠軍的鼓山少棒隊員流下了遺憾的眼淚。

不過,雖然有這樣的挫折,台灣的棒球發展因巨人球員逐漸長大,進入了少棒、青少棒及青棒「三級棒球」開花期階段,後來還曾多次在美國威廉波特、蓋瑞及勞德岱堡分別拿下「世界冠軍」,被國內媒體冠以「三冠王」的美稱,讓台灣可以繼續因為球場上不斷的勝利,在備受挫折的國際際遇下,獲得精神上自我的激勵與撫慰。

直到今日,台灣已有十多年的職業棒球,國家代表隊還在一九九二年的巴塞隆納奧運會上,為台灣拿下首面團體項目的銀牌,而台灣球星如曹錦輝、陳金鋒等人也登上了美國大聯盟舞台,獲得世界的肯定,陳水扁總統更公開宣佈棒球為台灣的「國球」,這一切,都是因為有當年紅葉、金龍和巨人少棒隊篳路藍縷的辛苦耕耘,才能如此成果豐碩。(鄭懿瀛)

 
遠東區少棒賽大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