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祝風潮
文 / 中央社郭琴舫攝
 
 

一位資深的影迷回憶起民國五十二年,電影「梁山伯與祝英台」在台北放映時的情景說:「當時我們是去圓環附近專映邵氏電影的遠東戲院看的,人還沒到戲院,就把我們嚇呆了--購票的觀眾已排到路口了!眼看不可能買得到票,一向節儉的家母只好咬牙買黃牛票,還費了好大的勁兒才買到。進場時黑壓壓的人潮全湧向入口,一陣哀叫聲中,我們總算從收票口被推入戲院,誰知又聽到大姊的慘叫──長髮還在外面,被人群夾住了!」
這齣在當年風靡台灣,連蔣夫人宋美齡女士都在官邸看得陶醉不已的黃梅調電影,是由李翰祥擔任導演,內容敘述祝英台(樂蒂飾)女扮男裝到杭州讀書,與同窗梁山伯(凌波飾)義結金蘭,同窗三載英台暗許婚配。梁山伯前往祝家求親,豈料英台已被許配太守之子馬文才,山伯樓台相會後一病不起,英台驚聞噩耗,花轎執意先往墳前祭拜,哭墳跳進墓裡殉情,最後雙雙化蝶翩翩飛起。
此片在台灣上映時轟動全島,連續上映三月不輟,凌波因主演此片紅遍大街小巷,也是樂蒂生前最值得懷念的鉅作,全片黃梅調金曲數十首已成永恆經典。在第二屆金馬獎頒獎典禮上,「梁祝」一片更一舉囊括:最佳劇情片、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最佳音樂、最佳剪輯及演員特別獎等六項大獎,簡直就是紅遍半片天。
好不容易擠進電影院,而姊姊的長髮也終於安然無恙地飄逸在椅背上時,那位資深的影迷又接下去記述說:「電影一開演,即流瀉著清脆悅耳的黃梅調,以及一幕幕有如國畫山水的典雅畫面,飾演梁山伯的凌波,演來生動可愛、唱作俱佳,大家被迷得如癡如醉,我則特別喜歡演祝英台的古典美人樂蒂,天啊!怎麼有這麼美的人,簡直像仙女一樣!直到長大後,才知道這叫典麗飄逸。」
然後,他又說:「隨著劇情的進展,觀眾時而笑時而哭,演到梁山伯吐血身亡、祝英台哭墓化蝶,觀眾即已淚如決堤,人手一絹,頻頻拭淚不已。在那保守、壓抑的年代,女性也唯有在看這一類電影時,才能如此痛痛快快發洩感情吧。」 
看完電影,資深影迷一家人接著又到圓環吃小吃,有些觀眾還是紅著眼眶一直談論這部電影,談著談著又掉起眼淚來了,「我就看到一個女生哭得像黃河氾濫,她媽媽、阿姨還一再拍著她的背安慰:『戇囡仔,那只是戲而已,不要再哭了,聽說凌波的『花木蘭』已經拍好了,到時候我們再來看』說著說著,自己也哭起來了。」 
最後,這位資深影迷又補述了「梁祝」的周邊效應以及深遠影響:「接下來的日子,無論走到哪裡都是梁祝的黃梅調,家姊的朋友每天晚飯後就來我們家唱梁祝黃梅調,他們不用看歌本,整部電影的曲子從頭到尾倒背如流;當時很多女生都是這樣的」,「家姊她們還去參加電台舉辦的梁祝黃梅調歌唱比賽。凌波來台領金馬獎時,更是萬人空巷,爭睹偶像丰采,瘋狂程度令人嘆為觀止,台北還被港報稱之為『狂人城』,當時還有衛道人士提出嚴正警告說:『如果中共趁機打過來,怎麼辦?』」 
進軍好萊塢的大導演李安小時候也是黃梅調電影迷,他回憶說,他念小學三年級時,家住在花蓮,當「梁祝」還沒有到花蓮來放映的時候,他就已經聽唱片聽到能夠從頭背到尾了。
這部片長一百二十七分鐘的影片當時在台灣上映後,引起了凌波效應,當凌波來台灣宣傳時造成了萬人空巷的場面,被譽為李翰祥最經典的黃梅調電影,足以媲美國外的【羅密歐與茱麗葉】,更造成一股黃梅調旋風,一九六三年至一九七八年,香港和台灣總共推出五十多部黃梅調電影,是黃梅調最興盛的時期。
根據後來劇評家的分析,「梁山伯與祝英台」的編劇、作詞,都有很高的古典文學素養,譬如凌波一出場唱「遠山含笑」的歌詞:「遠山含笑/春水綠波映小橋/行人來往陽關道/酒帘兒高掛紅杏梢/綠蔭深處聞啼鳥/柳絲兒不住隨風飄」,便是古典詩詞適情適性的口語化,盈溢優美的意境與情境。 
再者,劇評家又說:「導演李翰祥運鏡流暢,很自然地將人物的感情,融入如詩如畫的景物中;也用如仙如夢的景物襯托人物的感情,終至情景交融、渾然一體──古松、臥樹、藤蔓、雲霧、蒼石、麗花、翠葉、小橋、流水等,樣樣是詩、處處是情,導演的人文、美術涵養之高,令人折服」,加上劇情過程完整、節奏緊湊,快速進入主角情感的拉鋸,以及表現典型中國人面對情感的態度,讓這部黃梅調電影成為了經典作品。
而由於「梁山伯與祝英台」的空前成功,加上當時政府以各種優惠政策鼓勵香港電影公司來台製作,因此,一九六三年底,李翰祥便脫離卲氏公司,來台灣設立了國聯公司,將制度化的電影製片廠拍攝技術與編導人才引進台灣,終於促使台灣的電影製作走上現代化的道路,可惜國聯在五年後因財政問題而結束,只留下了二十幾部品質上乘的作品,為台灣電影的歷史留下了一個美麗的紀錄。
至於「梁祝」裡的梁山伯與祝英台,在後來的現實生活中際遇卻大不相同,飾演祝英台的樂蒂,雖然以祝英台一角,榮獲第二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寶座,但之後她卻因感情問題而想不開,在三十一歲時便因服用過多的安眠藥而消香玉殞,和另一名自殺的名影星林黛同樣引人慨嘆。

飾演「梁兄哥」的凌波則有較平順的發展。凌波和樂蒂一樣,都因「梁祝」一片的演出而獲得金馬獎,不過,「梁兄哥」卻沒有獲得「最佳男主角獎」,而是獲得第二屆金馬獎的「最佳演技特別」,據說是因為評審團認為凌波是以女扮男裝演出,因此不便領取「最佳男主角獎」,於是只好巧立「最佳演技特別獎」名目以贈,成為影史上的趣談。
凌波在「梁山伯與祝英台」之後,又演出過「七仙女」(一九六三)、「花木蘭」(一九六四)、「宋宮秘史」(一九六五)、「西廂記」(一九六五)、「魚美人」(一九六五)、「三笑」(一九六九)等片,時至今日,台灣傳媒提到凌波,無不以「梁兄哥」呼之,可見「梁山伯與祝英台」餘威猶在。四十年後,當時「梁山伯與祝英台」一片中的主要演員,除樂蒂外,又在台北登台演出時,現場擠滿了各個世代的影迷,在淚水與掌聲當中,重現了當年「梁祝」令人懷念的風光歲月。(鄭懿瀛)

 
凌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