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屆古畫國際研討會
文 / 中央社記者馮國鏘攝
 
 

一九七零年六月十八日,由故宮博物院主辦的第一屆「中國古畫討論會」在台北舉行,為期一週,有來自十四個國家的一百二十九位專家學者應邀參加,參與盛會的各國觀察員多達七十多人,國畫大師張大千也從美國專程回台與會。而蔣總統夫人蔣宋美齡女士更擔任討論會的名譽會長,總統、副總統等中央要員都紛紛設宴款待嘉賓,成為當時台灣藝術界的一大盛事,與同時在台北舉行的第三屆亞洲作家會議相互輝映。
應邀在開幕典禮上致詞的蔣夫人說:「經過兩千餘年的發展與幾度的重振,已達爐火純青的中國繪畫,在美學、倫理以及技術素質上,可以說是代表著中國悠久文化傳統顯著的一部份,這也是人所公認中國文化有生力之成就。」
蔣夫人強調:「以一個研究中國畫者的立場,我以為雖然任一藝術型態,皆有其自身活動範圍,及其自身的技術限度,但對過去成名的畫家的作品,無論在主題或藝術素質上,著實進一步的研究,其結果或可指出新的途徑。」她並以石濤的創作過程為例說:「石濤後來的作品,無疑與他以前的傳統畫不同,蓋其擺脫了早年絲毫不苟所臨摹的畫家們的風格,如今將它的作品與它的時代、他的身世以及他的人生觀,密切地結合起來加以仔細研究,我們就更能領會他所以能在畫中表現出其獨到的風格。」
蔣夫人指出:「在全世界的藝術中,中國化是獨一無二的,因為畫與詩融為一體,兩者使中國文化更為豐富,對於中國化有素養的人們,都能涵泳於畫中,所傳達的一種幽美沈靜的音韻,與蘊藏著無比的智慧。中國化的特色,由於深涵詩意與靈感,更含有高度的文學性,並具有深刻的和諧性,且又能使人們感受寧靜的吸引力,此即中國畫之能超國界的特質。」
而開幕典禮除了邀請蔣宋美齡致詞之外,此次「中國古畫討論會」的籌備會主任葉公超並在會中以中、英文說明討論會的籌備經過。葉公超說,這是國際上第一次的中國古畫討論會,「意義十分重大」。葉公超表示,從前一年的十一月正式開始籌備起,各國受邀代表們提出的十四篇論文,經翻譯、校對、印製,還需寄到外國讓作者校對,「書信往返達九次之多。」
至於此次「中國古畫討論會」的討論,是分成五個「工作天」進行,討論的古畫內容,大都是與故宮收藏的名畫有關。開幕當天下午兩點舉行的第一天討論主題,有吳訥孫的「從故宮收藏論董其昌山水畫之演變」,以及傅申的「畫說作者問題的研究」兩篇論文。
第二天的討論會是由美國華盛頓大學美術考古系主任吳訥孫擔任主席,會中討論的論文包括美國耶魯大學美術史系教授班宗華所提的「中國傳統人物畫的遺風與復興之研究」、美國克利夫蘭美術館中國美術室主任何惠鑑的「李成與北宋山水畫之主流」,以及美國哈佛大學東方美術系主任羅越的「中國繪畫演變之階段與內容」等三篇。
同一天,略有眼疾不適的國畫大師張大千,應邀在第三屆亞洲作家會議的閉幕典禮上發表演講,講題是「畫學雜談」。張大千指出:「中國的古畫,就蘊含著抽象,國畫中的人物,縱使不在風中,畫家為了畫面美,總喜歡把他們的衣帶裙裾飄起。」張大千接著說:「在工整的國畫中,仍充滿著抽象,寓意畫也不例外,無論是人物、山水,我們畫的是精神,不是一筆一點的完全寫實。」他主張:「凡入畫,必須是美的。」
另外,講到國畫中的「題款」,張大千指出,唐宋時代的畫家根本不作興題款的,因為名畫家各人有各人的畫風,給人一看,就可以知道這是某人的作品,看他的片楮寸縑,就可以代表他個人,那裡用得著簽名蓋章這一套?但是宋代以後的畫家功力不夠,必須題款使人瞭解。到了明代,畫家不僅題款,還寫上一首詩來說明,以補助畫中意境的不足。
對於此次研討會的召開,張大千說了一個故事:「十五年前我曾去看過畢卡索,他告訴我,中國人為什麼要到歐美學畫?真正學畫應該到中國或日本。事實上,畢卡索的畫就受到齊白石的影響。」
經過了兩天的討論後,與會的中外人士第三天前往參觀故宮博物院所展出的古畫,隔天下午四點三十分並到陽明山中山樓,與參加亞洲作家會議的各國作家一起接受蔣總統夫婦的茶點招待,會中,「中國古畫討論會」的三位主席-美國的史可門、日本的谷口鐘雄和我國的葉公超,還向總統報告討論會舉行的情形。
經過兩天的參訪休息後,討論會在星期一又接著進行,論題是英國大英博物館東方文物處韋輔道的「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曾幼荷的「以佛教畫之蹟象論謝赫六法之傳模栘寫」,以及日本鈴木敬的「夏圭與南宋院派的畫風」等三篇論文。而隔天第四次討論會的論文則有「元末人物畫與禪宗畫家」、「元代蘇州畫派之山水畫」及「一幅十四世紀的山水畫與其後世摹本的分析」等。
其中,莊申提出的「一幅十四世紀的山水畫與其後世摹本的分析」一文中指出,論文討論的黃公望「浮巒暖翠圖」掛軸,曾被董其昌和王時敏臨摹,董作完成於一五九九年,而王作則完成於一六七二年,雖然兩人用同一畫題,但在構圖上卻有很大的區別,何者才是該畫真蹟的摹本?藝術界一直爭論不休。
莊申認為,故宮所藏的另一作品「九珠峰翠」也和「浮巒暖翠」有所牽連,因為兩幅畫的構圖很相近,甚至應易名為「浮巒暖翠」更合適,因為,該幅無名款而被認為是黃公望作品的構圖,和王時敏一六七二年的臨摹相近,而「浮巒暖翠」的歷史至少是寫於一五九九年之前的記載是令人信服的。莊申說,上海博物館所藏的「秋山幽居圖」是故宮「九珠峰翠圖」的右半幅,香港私人收藏的一幅黃公望山水畫則是其左半圖,三畫接合,不但可再得一張完整的畫,且和故宮的「浮巒暖翠」完整的構圖相近。
六月二十四日,「中國古畫討論會」進行最後一天的議程,由王方宇提出「故宮傳綮(寫生冊)與八大山人早期作品」、美國蘇利文提出「論中國明末清初繪畫受歐洲影響之幾種可能原因」,以及同樣來自美國的高居翰所提「吳彬其人其畫」等三篇論文供與會者討論。當中,王方宇針對清初高僧畫家八大山人的論點,與會者的討論最為熱烈。
二十四日下午,第一屆「中國古畫討論會」閉幕,隨後在下午五時三十分,由副總統嚴家淦在行政院舉行酒會招待所有出席會議的中外人士。晚上,則由故宮博物院院長蔣復璁和故宮管理委員會主任委員王雲五聯合設宴款待嘉賓,並在中泰賓館九龍廳欣賞由主辦單位策劃的「崑曲之夜」,對中國文化做更深入的瞭解。
二十五日及二十六日兩天,與會的外籍人士責備安排分三組南下,參觀台南、高雄、花蓮、太魯閣及台北近郊的風景名勝,就像來自英國的韋輔道所說,這是一次「非常有歷史意義的旅行」,加上在古畫討論會中的收穫,韋輔道強調:「對於一個醉心中國文化的外國人來說,這些便是最好的享受。」(鄭懿瀛)

 
張大千返台參加古畫研討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