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星會
文 / 中央社記者劉偉勳攝
 
 

「群星在天空閃亮,百花在地上開放,我們有美麗夢想,為何不來齊歡唱…」民國五十一年十月十日,台灣電視公司在蔣宋美齡女士的按鈕下正式開播,開始了台灣電視事業的新紀元,而後來掀起國台語流行歌曲浪潮的歌唱節目「群星會」,也從台視開播起便開始「發聲」,在那個離戰亂還不算遙遠的年代,經由一首首優美動聽的歌曲,撫慰著台灣的人心,也陪伴著四、五年級生一起成長,融進他們的生命基調當中,可說是台灣電視史上開始最早,也最令人懷念的綜藝節目之一。

群星會是由關華石和邱慎芝夫婦所製作,節目構想是來自當時正聲廣播電台的現場歌唱節目「空中歌廳」,原先就在「空中歌廳」節目裡擔任樂隊領導的關華石以及擔任歌星的邱慎芝夫婦,在台視開播後便將「空中歌廳」搬上螢光幕,讓觀眾聽歌也見人,自開播起每週兩次,每次半小時播出,其中,從民國五十五年到五十八年可說是群星會最為興盛的「黃金年代。」

那時,是由慎芝自己來擔任主持人,先生關華石則指揮他自己專屬的樂隊並身兼小提琴手,為歌星們伴奏,而為增加節目的熱鬧氣氛,還經常安排男女舞星伴舞,或是由舞蹈家曹金鈴、崔蓉蓉等人表演舞蹈,慎芝還曾為歌星們設計制服,儼然是一個群星會的團隊。另外,據說慎芝在主持群星會時,對於流行歌曲及歌星的介紹,通常都沒有準備稿子,每次交出的腳本只是一張歌名和歌星的清單。

慎芝為群星會的付出與努力遠不只這些,她那時還在電視週刊上逐期地撰文推介歌星,並藉此為群星會做宣傳,民國五十二年四月,慎芝還將她自己作詞作曲創作的作品「群星頌」推出為群星會的主題曲,讓觀眾們能夠聽到音樂就會想起群星會這個節目,並期待著每次節目的到來,事隔多年,「群星在天空閃亮,百花在地上開放,我們有美麗夢想,為何不來齊歡唱…」的歌聲,仍在許多人的心頭縈繞不去。

由於群星會是當時最早,也是唯一一個電視歌唱綜藝節目,因此許多具有才藝的歌者、舞者莫不以參加群星會為功成名就的晉身階,只要上過群星會,到各餐廳、歌廳作秀,甚至到東南亞去巡迴演唱時,宣傳海報上一定會把這項資歷光榮地印上,就像是一種品質的保證,票房收入自然也就不在話下。不過,就因為群星會的影響力大,因此曾有匿名信向台視節目部等單位控告關氏夫婦收受紅包,但最後因查無實證而不了了之,慎芝在第二四二期的電視週刊上很有自信地說:「一個節目的好與壞,最公正的評審人是觀眾」,間接回應了外界的疑慮。

事實上,在群星會這個節目裡哼哼唱唱過的歌星中,實力經得起考驗,至今仍為人傳頌懷念者相當多,例如當年還是以童星身份上節目的鄧麗君、歐陽菲菲、陳芬蘭、蔡咪咪,以及唱紅「綠島小夜曲」的紫薇、唱「意難忘」的美黛,唱「杏花溪之戀」的青山和婉曲、唱「傻瓜與野丫頭」的謝雷與張琪,另外余天、吳靜嫻白嘉莉、姚蘇蓉、冉宵玲、王慧蓮、包娜娜、崔苔箐、崔愛蓮、楊雅卉、尤雅、張明麗、鳳飛飛、陳蘭麗、恬妞、李佩菁、楊燕、夏台鳳、李靜美、楊美蓮、鄒娟娟、鄒森等人,都是曾經紅極一時的佼佼者,其對台灣國語流行歌壇的影響,甚至到今天都還「流風猶存。」後來,台視電視節目拓展美國及東南亞的海外市場,群星會都是最為熱門的搶手貨,藉由歌聲將海內外華人的心穿織在一起,其影響面更加擴大。

不過,當時的時代氛圍還是相對保守的,歌星的穿著不能太暴露(前面所說的穿制服當然更是一種保守年代的表徵),唱歌時不能有太大的肢體動作(歌星趙曉君站著不動的歌唱姿勢最為典型),詞曲不能太淫穢低俗,也不能抵觸政治禁忌,甚至,有一次在節目裡,歌星紫薇和其女兒黃海霞在演唱歌曲「咪咪貓」時,因為笑場不,竟被台視節目部主管下令,一個月內不讓她上任何電視節目。因此,雖然群星會引領台灣流行歌壇走出日本及美國曲風的絕對影響,開創了台灣流行歌曲本土化的路子,但在很多主題不能碰觸、很多藝術表達風格無法嘗試的戒嚴時代,群星會略顯僵化、窄化的作風及內容,也遭到批評若干的檢討與批評。

對於當時群星會的呈現過程,歌星蔡琴回憶說,那時能夠上群星會的,不僅要是俊男或美女,也要注重打扮,因為當時都是現場立即播出的。不過,蔡琴表示,群星會一點也不花俏,每個歌星出現都要規規矩矩地把一首歌唱完,後來,每個人講起慎芝小姐的要求,從選歌到排演,還是又懷念又害怕,甚至在多年後的一場老歌演唱會上,因為有慎芝在場,一些平時喜歡笑鬧的歌星也都乖乖地立正站好唱歌,一點也不敢造次。

不過,慎芝和「群星會」裡的群星,仍共同努力地唱出了一代人台灣人的心聲與夢想,當時,除了「群星頌」外,慎芝自己也陸續為許多歌曲填詞,如獨自徘徊在明滅閃耀的藍色街燈下的「意難忘」,如望著窗外細雨不知向誰去傾吐心裡一段衷曲的「濛濛細雨憶當年」,還有後來哭倒在露濕台階的「金大班的最後一夜」,以及同樣是情字這條路,別人走得輕鬆我卻走得辛苦的台語歌「情字這條路」,都是令人回味無窮的作品,也都在時代的記憶裡烙下了難以抹滅的痕跡。

民國六十四年蔣總統去世,舉國哀悼,台視的招牌歌唱節目群星會受到這種時代氛圍的影響,遂於當年冬天宣告暫時停播,直到隔年的四月才又回復播出,不過,再生的群星會在內容上免不了有所變革,例如在選曲上便以藝術歌曲或詞曲清純的民謠歌曲為主,每一首曲子都由音樂指導關華石和翁清溪重編套譜,而在流行歌曲方面,慎芝則要求歌星重新演唱,不用錄音帶播放而給人千篇一律的感覺。

只是,那時台視又簽了一批新歌星,包括洪小喬、吳秀珠、李佩菁、馬雷蒙、鳳飛飛等人,在群星會和其他歌唱節目中獻唱,只不過那時各種綜藝節目已紛紛出現,群星會已經不再能夠獨領風騷,在流行歌壇繼續呼風喚雨了。數年後關華石去世,這個台灣電視史上最長壽的歌唱綜藝節目終於劃下了句點,只存留在大家的記憶中。

二十年後,一位曾在群星會節目裡擔任過美術設計者,有一次在南投小鎮聽到了一首熟悉的旋律,幽幽的歌聲唱著:「窗外下著濛濛雨,心裡一段衷曲,向誰去傾吐,向誰去細述。細雨一絲絲,就是我的淚珠,既然遠離去,你何必當初。」歌聲繼續唱著第二段:「窗外下著濛濛雨,心裡一段衷曲。啊,難忘記往日,難忘記舊事,彷彿一場夢,夢醒人在何處,窗外依舊是,濛濛的細雨。」行者聽到了這首歌,就和許多同年紀的人一樣,立刻回到記憶中去,回到像是初戀般甜美的往事中去,因為,群星傳唱的年代,他們曾經一起哭過、笑過、夢過。(鄭懿瀛)

 
歌星尤雅等五人飛新嘉坡義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