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建設
文 / 中央社攝
 
 

一九七二年五月,蔣經國出任行政院長,開始了所謂的「蔣經國時代」。不過,這個時代一開始,中華民國卻面臨被逐出聯合國、美國總統尼克森訪問中國,以及日本與中共政權建交等外交上的重大挫折,隔年又碰上全球性的石油危機,各項處境都不順遂。但是,蔣經國仍以他長遠的眼光與堅定的意志,在一九七三年十二月十六日提出十大建設計畫,開創了台灣經濟奇蹟。

其實,國民政府從一九五三年起便已在台灣推動多次經濟計畫,到了一九七三年,不僅建立了以工業為主的經濟型態,而且也奠立了自立成長的基礎。只是,經濟發展是動態的調整過程,隨著台灣經濟的高速成長,自然也就出現一些急需調整適應的問題。

這些問題包括:(一)交通運輸及電力等基本設施的投資相對落後,形成經濟進一步發展的瓶頸;(二)當時台灣的工業及出口商品仍以勞力密集的輕工業為主,而且輕工業加工所需的中間產品多依賴國外供應,極易受制於人。因此,為消除基本設施的瓶頸、改善經濟結構,以奠定未來經濟發展更為穩固的基礎,遂有十大建設計畫的提出。

另一方面,十大建設計畫也是一種政治方向改變的結果。在我國遭受一連串重大外交挫折之前,國民黨政權在蔣介石的意志控制之下,把許多的財力、物力與精力都放在「反攻大陸」的政治企圖上,無暇顧及立身之地台灣的各項社會民生建設。等到國際情勢丕變,「反攻大陸」逐漸成為回憶與夢想之後,蔣經國終於瞭解到台灣才是家,建設家園才是幸福前途之希望所寄。

如前所述,一九七三年十二月十六日,蔣經國提出了十大建設計畫,預備以五年時間完成。其中包括六項交通建設:中山高速公路、西線鐵路電氣化、北迴鐵路、台中港、蘇澳港和中正國際機場,為壯大經濟動脈、繁榮工商業所必須;另外是三項重化工業:一貫作業煉鋼廠、石油化學工業及大造船廠等,為改善台灣工業結構、奠定重化工業基礎的關鍵產業;最後一項則是核能發電廠,為充裕能源供應的重要建設。

由於十項建設涵蓋公共基本設施及改變工業結構的重要生產事業,加上投資金額高達兩千多億元,規模龐大,所投入的人力、物力甚鉅,因此,在興建期間以及在工程完成後,對台灣經濟發生了廣泛而且重大的影響。

在計畫進行期間,由於正逢國際經濟因石油危機發生全球性的不景氣現象,十項建設投注的兩千多億元資金,因投資時間得宜、計畫得當,且其投資支出的顛峰年份(一九七五及一九七六年),剛好能彌補不景氣時民間投資支出的減少,因此,不但沒有引起物價上漲,而且對促進景氣的復甦、加速經濟成長有很大的貢獻。
而在十項建設計畫完成後,首先是六項交通建設使整體運輸能量擴充不少,同時對服務品質的改善也相當顯著,茲分述如下:一、北迴鐵路完成後,與西線鐵路業已連為一體,透過班車的調整、車輛的調度,提供了東西部民眾往來的便利,為一般旅客及觀光旅遊者所樂用,成為台鐵營運最佳的路線。至於原來的交通要道蘇花公路,則變成以觀光為主的道路。二、西部鐵路電氣化之後,立即提高運輸能力約百分之三十至百分之五十,而且縮短行車時間、行車平穩快捷、降低運輸成本、改善服務。
三、中山高速公路北起基隆,南至鳳山,中以支線連接桃園、小港兩個國際機場,及台中、高雄兩個國際港,全長三百七十三公里。完成後,基隆至高雄行車時間由原來的九小時縮短為四小時,並且減少其他公路改善所需的投資、擴大國內市場、活絡國民經濟活動、改善交通安全、解除交通擁塞情況,也改變了土地利用型態,促進走廊地帶的發展。
四、中正國際機場取代飽和後的松山機場,由於各項設施標準均屬世界一流,各系統管理全部現代化,發揮了大量輸運國際旅客與貨物的功能,例如一九八零年輸運的國際旅客超過三百六十七萬人次,國際貨物達到二十萬公噸,分別是一九七五年時松山機場國際航線輸運量的一點八倍及二點九倍。只有台中港第一、二期及蘇澳港第一期工程完成參加營運後,運量雖然也是逐年增加,但因兩個港口的港埠設施及拓展營運的有關措施「尚待改善」,未能達到計畫預期的效益。
而除了前述的六項交通建設之外, 中國鋼鐵公司第一期第一階段工程完工後,接著又進行第一期第二階段工程,到一九八二年六月完成,粗鋼的年產能擴充至三百二十五萬公噸,有助於我國造船機械等相關工業的發展,鞏固經濟自力成長的基礎。
至於中國造船公司高雄造船廠的興建,原本計畫在一九七六年完工後,年造船量可達一百五十萬噸、修船量二百五十萬噸,並可帶動其他相關工業,如鋼鐵工業、機械工業及電氣工業等的發展。不過,由於一九七六年到一九八零年間,國際航運業長期不景氣,中船公司面臨困頓時期,直到政府採取「國輪國造」及「貿易、航業及造船配合實施方案」後,情勢才逐漸好轉。
另外,備受矚目的石油化學工業,包括第二輕油裂解工廠、石油化學基本原料前期計畫、二甲苯分離計畫、加氫脫烷烴,以及環己烷計畫和第二芳香烴萃取工場計畫等,總投資經費二百零三點九九億元,於六十五年十二月完工,對於國內塑膠、合成橡膠、合成纖維及化學品工業的發展而言,不僅減少國內工業對外的依存性,而且增加了下游加工產品在外銷上的競爭力,為我國經濟發展及對外貿易邁向新的境界扮演重要角色。
最後則是核能一廠二部機的興建計畫,共投入二百八十四點八九億元,至六十八年八月完工,其裝置容量則各為六十三點六萬瓩,減少了對於進口石油的依賴,改變電力生產結構。
誠如蔣經國當時所說的:「這些建設,今天不做,明天就會後悔」,當十項建設陸續完成後,其效果便明顯地呈現出來。例如,一九七四年台灣的經濟成長率僅有百分之一點一,而工業成長率竟為負百分之四點五,通貨膨脹率則高達百分之四十七點八。等到一九七六年,各項數字便已大幅好轉,經濟成長率創下空前的百分之十三點五,工業成長率突升至百分之二十四點四,而通貨膨脹率也重新降回百分之十以內。
在這個基礎之上,蔣經國又再乘勝出擊,於一九七七年九月,宣布繼續推動十二項建設計畫,包括台灣環島鐵路網計畫、新建東西橫貫公路三條、改善高屏地區交通計畫、中鋼大煉鋼廠擴建工程、開發新市鎮及廣建國民住宅、繼續興建核能發電二廠及三廠、台中港第二及第三期工程、加速改善重要農田排水系統、修建台灣西岸海堤工程及全島重要河堤工程、拓建由屏東至鵝鑾鼻道路為四線道高級公路、設置農業機械化基金,以及每一縣市興建一座文化中心等。可以說,台灣今天的政經成就,十項計畫及之後的延續計畫,實在是功不可沒。(鄭懿瀛)

 
興建中的北部核能發電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