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長混凝土大橋
文 / 中央社記者陳永魁攝
 
 

台大土木系教授陳振川在一本書的序言裡說:「橋樑是土木工程中最能展現力與美的代表作品,也是最能吸引民眾眼光並留下長久歷史與影響的構造物。她提供重要的交通功能,成為聯結人與社會互動的脈絡,每一座橋樑不管其美醜也總有圍繞在其身邊的故事。」民國四十七年十月四日通車的台北中興大橋,便是一座展現著時代的力與美,並且曾經承載及傳頌著許多浪漫故事的橋樑。

民國四十七年十月以前,跨越淡水河,擔負著兩岸交通與互動功能的橋樑,僅有一座於一九二五年由日本殖民政府將原來的木橋改建而成的台北橋鐵橋,但住在三重埔這邊的居民就沒有那麼幸福了,一位住在三重埔的張姓老住戶回憶說:「以前過台北要先涉水到港埠,然後台北那頭有開渡船的,再坐渡船過去,才能到艋舺。」

但是,隨著人口的快速增加,以及都市發展所需,原本的台北橋已經無法承載龐大交通需求的重任,於是當時的台北市政府因而決定要在淡水河上另建一條橋樑,一條嶄新的現代化橋樑,一方面抒解大量湧入台北市的人口,加速都市的全面發展;二方面也可繁榮台北縣二重埔、三重埔地區,帶動整體的建設。

而在那個處處都有美援挹注的年代,中興大橋的興建卻獨樹一格,是由台北縣市政府合力向國內銀行貸款三千萬元作為工程經費,而且除了不靠外國資金外,整個中興大橋的設計及施工,也都是由國內的工程師以及國內的工程團隊自力完成。中興大橋初建工程的工程師謝尚志後來回憶說:「這個橋可以說是非常自傲的橋樑,品管方面講起來也是相當可以自傲的。」

中興大橋是從民國四十六年初開始動工興建,經過一年六個月的施工,這座完全由國人自建的大橋終於完工,並於四十七年十月四日正式剪綵通車,台灣省政府主席周至柔並主持紀念碑揭幕典禮,台北市政府還舉行了一場空前盛大的龍舟錦標賽,現場氣氛熱鬧滾滾。總計中興大橋全長一千零五十五公尺,寬十四點五公尺,橋高約七點五公尺,從台北市這端的成都路底跨越淡水河到北縣的二重埔地區,銜接著省道西部幹線,是當時遠東第一座預力混凝土大橋。

中興大橋通車當時,中共政權正在金門對岸向金門列島猛烈砲轟,也就是所謂的「八二三砲戰」事件,台灣島的安危可謂在間髮之際,由國人自製的中興大橋適時完工,經由報章媒體的大幅報導,對於那時民心士氣的提升自然大有幫助,溝通凝聚了一種團結的氛圍與力量。

作家林文義以第三人稱的方式回憶中興大橋通車當日的情景:「阿公在他五歲那年,將他放在腳踏車的前緣,帶著他笑瞇瞇地走過中興大橋通車的首日」,在橋上,「你初見彼時優美翠綠的淡水河與新店溪匯流後的風景,新橋上則鞭炮不歇,紅彩飛舞…」林文義和當年很多台灣人民一樣,都為中興大橋的完工通車而感到興奮莫名。

一位居住在三重埔的陳姓老住戶便高興地表示:「我小時候從三重埔涉水到台北市,都要花上半個小時以上的時間,但是這種情況自從有了中興橋後,就獲得很大的改善了。」

工程師謝尚志後來說:「中興大橋可說是當時國內面積最大,同時也是橋身最長的混凝土橋樑,而且由於它是繼西螺大橋之後,國內第二座收取工程受益費的橋樑,因此也為那個時候正處於發展階段的台北市省下一筆龐大的工程經費支出」,謝尚志認為:「這是台北縣市之間績效最好的一座橋樑。」

沒錯,根據後來的都市發展實況,可以佐證謝尚志的說法。例如根據三重市公所的一項統計,中興大橋通車後,三重地區便快速發展,到民國五十年底,當時的三重鎮已有人口十一萬四千四百一十一人,到了隔年的四月二十一日,三重鎮便升格為縣轄的三重市。橋的這一邊則是台北市的西門町地區,中興大橋通車後,西門町更加車水馬龍,年輕人、詩人以及隱喻的駱駝,紛紛在這裡閒晃、作夢,或者交換著流浪的方向。

一名在民國五十年代就讀大學新聞系的女學生回憶說,三五好友逛西門町或是與男朋友約會,大家都會想順道去看看大橋,看看橋下淡水河潺潺的流水,以及河岸旁搖曳的水草,「那是一個美麗的青春歲月」。而更多的人則是經由這座橋,從中南部來到台北來打拼,「過了橋就是台北市了」,一個一個希望就在過橋的那一刻開始點亮。

畫家馬白水在中興大橋完工通車後數年,曾以宣紙為素材畫了一幅彩墨畫,畫名就叫做「中興大橋」,畫理的理性明亮氛圍,將這座混凝土大橋原本冷冰冰的外觀,添入了抒情意境,讓大橋在天邊彩雲的襯托下顯得更加美麗壯觀,或許那就是一般台灣人民對於中興大橋的唯美印象吧。

不過,浪漫之橋的記憶大概只維持了一個世代的時間,民國七十五年,也就是中興大橋完工通車後大約二十八年後,有一天,中興大橋的橋面突然出現了一截約十公尺長的斷裂,有兩位機車騎士當場摔了個人仰馬翻,其中一人的腳部還嚴重受傷,引起各界對於中興大橋結構安全的嚴重關注。

經過調查後發現,依照大台北地區防洪計畫二百年的洪水頻率,在淡水河中興橋的位置,最高洪水水位為九點一二公尺,但民國四十七年完工的中興大橋原來設計的高度,卻只有七點五公尺左右,勢必影響排洪的功能,加上淡水河沿岸若干地區被嚴重濫採砂石,橋墩遭到沖刷而裸露,當時橋墩基樁僅有十三點五公尺,甚至更短,才造成橋面出現斷裂的情形。

為了讓這條曾經讓國人自傲,曾經陪伴著國人走過艱困歲月的中興大橋能夠繼續挺立,繼續為人與人之間的交通而奉獻,政府有關單位決定暫時封橋重建,自民國七十五年十月十四日開始興工改建,到了七十七年十月竣工,當年十二月一日重新通車,改建後,橋的全長略增為一千零七十七點五公尺,橋寬則增為三十公尺,橋高也符合二百年洪水頻率的要求,中興大橋又以嶄新的面貌投入交通的工作行列。

雖然在中興大橋之後,淡水河上又陸續出現了忠孝大橋、光復大橋、關渡大橋等等形狀互異、功能不同的橋樑,中興大橋的重要性及受到社會矚目的光環頓時降低不少,加上所謂斷橋事件對於國產橋樑品質的負面衝擊,中興大橋一度顯得落寞而灰暗,不過,無論就其過去付出的貢獻,還是新生之後的交通遠景,中興大橋都是台灣交通史上無可替換的存有。

築橋人蔡俊鐿在其編著的「橋樑-築橋亦築夢」一書結語中說:「橋樑可提供交通及遊憩多目標的功能需求,並可兼作區域生活的重心及地標,考量兼具力與美之橋樑可視為國民優質生活的一項重要指標。看看別人想想自己,希望大眾能重視我們周遭的橋樑,瞭解其背後的『大橋小傳』。」看看中興大橋,我們也可以得到同樣的啟示。(鄭懿瀛)

 
台北中興大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