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體嬰(忠仁忠義)
文 / 中央社記者馮國鏘攝
 
 

一九七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連體嬰忠仁忠義出生,他們坐骨相連,只有三隻腿,出生後即成為社會各界囑目的焦點,不過,當時只有台中市中山醫學院附設醫院肯收留他們。等到他們兩歲八個月大時,中山附醫的小兒科主任巫堂鎥說:「當初社會對於分割與否有很大的爭議,但在人道考量下,醫院方面主張應該予以分割,因為,倘若不分割,就必須面對死亡。」但是誰來執行這項艱鉅的分割手術呢?台大醫院宣布願意承擔起分割他們的責任。
不過,對連體嬰進行手術分割,在法律上有很大的爭議,當時司法行政部曾特地為此召集了推檢律師開會,討論分割手術萬一失敗,連體嬰死亡,執行手術的醫師是否要負起法律責任?討論的結果,雖然認為醫師不應負責,但對醫師而言,還是有相當沈重的壓力。因為,做為一個醫生必須要考慮到:一、連在一起與分割後,是否會影響其生存品質?二、分割是否會減少其生存機會?三、分割後,兩個人是否能獨立照顧自己,是否可以復健到不須別人照顧?如果這些問題的答案都是否定的,執意舉行分割手術,只是一種作秀行為,對任何人都沒有益處。
經過反覆提問,台大方面認為,雖然連體嬰分割後無法確知能否延長生命或延長多久,但是分割手術可以讓兩個人都各自享有生存權利,不會因為另一個的死亡而跟著死亡,一個人的生存權利應該要被肯定。於是,在這層考慮下,加上媒體不斷大篇幅報導,使得台大醫院決定冒險一試,至於其他倫理問題、道德問題,則決定讓社會去做評價。
台大醫院為了這項分割手術,一共動員外科、泌尿科、麻醉科及護士等三十六人組成手術小組,他們在分割前兩個月內就每星期開會討論,分頭收集各國連體嬰分割的資料。另一方面,社會各界人士也紛紛捐血、捐錢,以實際行動關心、參與忠仁忠義這兩位連體嬰的新生計畫。
一九七九年九月十日上午八時三十分,這項引起世界關注的分割手術正式進行,據分割手術小組召集人洪啟仁說:「當時的開刀房內已經都是記者的攝影機,手術進行的情形馬上就傳出去,傳到外面的講堂,聚集在那裡的中外記者一直都在看,所以我們還是很擔心會出什麼錯。」

終於,在長達十二個小時的手術後,晚上八點三十分,忠仁、忠義這對三腿坐骨連體嬰成功分割完成,創下台灣醫學界的先例,也是當時全球坐骨連體嬰分割之後都活下來的第二個案,男嬰則是第一個成功的例子。手術後,忠仁、忠義終於獨立,並且在半年後裝上義肢,走向個別的人生。
而當歷時十二小時的漫長手術宣告成功、造就了歷史紀錄的那一刻,擠在電視螢光幕前的民眾,有的燃放鞭炮,有的落淚感謝上蒼。手術第二天,當時的總統蔣經國特別召見全體醫療小組,並同時將相關報導空飄到大陸,讓大陸同胞也分享這份欣喜。
一位參與此次分割手術的醫師事後回憶說:「社會大眾給予無比的關懷,台大醫院動員整個醫院,作長時間手術前的準備工作,各科互相支援,分工合作,身為台灣大學醫學院的畢業生,對台大醫院教授們能合作無間,發揮群體力量,也深感與有榮焉。這一點,對國內的醫學界有極重要的意義。」不錯,此次分割手術最大的成就是在醫學學術價值本身,證明台灣也可以由三十幾位醫生合作無間,事先有週詳的計劃、完善的設備,集合群力,共同完成一件艱鉅的手術,在世界醫學技術上佔有一席地位。
不過也有醫師在手術進行時省思了一些問題,例如:「分割手術是否應該在連體嬰更小的時候就做?像現在,忠仁忠義也懂事了,知道要問:『腳腳那裡去?』以後做起心理復健工作比較困難。此次分割手術能夠順利進行,新聞界的報導,激起社會群眾的關懷,功不可沒,然而在手術過後,各報記者進入加護病房拍照,似乎使忠仁忠義產生了極大的困擾,他們會說:『不要亮亮』,就此問題,新聞界是否應該有所檢討?」
可是,快樂興奮也好,檢討省思也罷,時間不停留,手術完成後,忠仁忠義和所有的生命個體一樣,都要隨著時間而成長,而面臨人生的各種悲歡喜樂。
分割之後,社會捐助的七百多萬醫療基金已經幾乎用完,因此,他們從七、八年前進入高職讀書後,就各自靠著微薄的打零工收入維持生計,他們擺過路邊攤、當過配音員、助選員、拉過保險、做過KEY-IN小弟、電訪員,後來哥哥忠仁在環保局上班,弟弟忠義則賣彩券兼在旅行社打工,生活過得頗為辛苦;雖然兩人在台灣擁有很高的「知名度」,但兩人在找工作時,依然常常碰壁、被老闆以各種理由推託而不僱用。
這對世界上第一對男性坐骨三肢連體嬰兄弟,分割後各自有專屬的病痛,兩人目前每個星期至少要到醫院報到一到兩次,擁有右腿的忠仁,脊柱呈S型彎曲,坐著時整個身體是以三十度的斜角側向空洞的左手邊,很容易就會壓到令他痛不欲生的腎結石;忠仁的腎結石問題是超音波震不碎、內視鏡也取不出,且連止痛藥都失效的病痛,而尿道感染也使得忠仁每隔一段時間就必須送急診室急救。因此,忠仁每份工作都沒辦法做太久,有時候因為辦公室內沒有無障礙設施,常會跌倒。
而擁有左腿的忠義則是腸沾黏情形嚴重,無法自行排便,每三、四天就要洗一次腸;洗腸又貴又痛苦,只要有一餐吃得太放肆,代價恐怕就是腹脹絞痛、急診掛點滴、每隔八小時灌一次腸,一直要折騰到大便排淨、不再脹氣為止。不過比起忠仁,忠義已經算是身體「好」了,個性十分開朗的他,自認比那些玻璃娃娃們幸運多了。
一九九九年九月十日,也就是分割手術成功完成的二十週年,台大醫院為忠仁、忠義舉行慶生會,以派對方式慶祝這個對台灣醫界、兄弟二人及整個社會意義非凡的日子。事實上,他們兩人在台大醫院完成生命,台大醫院事實上就是忠仁、忠義第二個家,有空時他們還是會回到家裡逛一逛,並不陌生。
在這場慶祝重生的PARTY上,當年為忠仁、忠義施行分割手術的台大醫師洪文宗、台大校長陳維昭,以及肩負分割後續照顧的護理人員都受邀出席,分享兄弟兩人的喜悅。他們除了祝福兄弟兩人身體健康,像普通人一樣結婚生子之外,還有一個最大的希望,就是他們能早日與父母團聚,享受天倫之樂。
而為了記錄兄弟兩相互扶持、顛簸走來的成長歲月,忠仁、忠義還親手錄製、剪輯一段紀念VCD,除了記錄自己艱辛的生活,他們還很感性的對著鏡頭說:「爸爸、媽媽,我們還是很愛您們的,希望能常常回家。」此外,兄弟二人除了再三對社會長期關懷表示感謝之意,也興奮的說:「活著真好!」(鄭懿瀛)

 
連體男嬰張忠義張忠仁在台大醫院接受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