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湖(跨海大橋)
文 / 中央社記者陳永魁攝
 
 

澎湖,是一群美麗島嶼的姓,散落在四處海峽,與黑潮、季風,以及與歷史、鄉愁為伴。過去、現在和未來,她都是人文與地理的橋樑,連接溝通著阻隔的天地與情懷。而她也有一座真實的橋樑,跨著海與一切,在風中標誌著她與眾不同的命運,澎湖。
有一則傳說故事這麼說:在太平洋上,有兩座小島。這兩座小島靠的非常近,島上有很多居民,因為生活的關係,必須常常來往。可是,太平洋上常會掀起莫名的巨浪,把來往的小船淹沒。為了小島上居民的安全,村長召集村裡的人來商量在兩個小島中間建立一座跨海大橋的事。 每一個人聽完村長的話,都搖搖頭說:「我們的人這麼少,我們的力量這麼小,怎麼有辦法完成這麼重大的事?」
村長看他們都搖頭,便一言不發地從口袋掏出一面放大鏡,將它放在陽光下。陽光透過放大鏡,把光和熱聚 集在一起,不一會兒,就把放大鏡下的枯枝點燃了。火點燃以後,村長才說:「陽光的熱那麼小,要把火點燃,實在不可能。不過若把這些小小的光和熱聚集在一起,要把火點燃,也就不困難了。」果然,不到兩年,一座橫跨兩島的跨海大橋便完成了。」
這座橋,就是「澎湖跨海大橋」,又稱「遠東第一長虹」。她連接白沙及漁翁兩島之間,橫跨在以急流聞名的吼門水道上,加上漁翁島與小門嶼之門尚有小門橋(今稱跨海小橋)相通,使得馬公、白沙、西嶼三大島連成一體。觀光宣傳文件上更寫著:「橋前美麗的拱形橋門,是她的註冊商標,漫步橋面,觀壯闊海景,聽雄偉濤,誠人間一大樂事。」

跨海大橋全長兩千四百七十八公尺,其中,路堤長三百一十九公尺、橋長兩千一百五十九公尺,橋面寬五點一公尺,共有七處八公尺寬的避車道,大小橋孔七十六孔。於一九六六年十月開工,由利德公司承建,澎湖防衛部兵工支援。全橋依地勢而築,均以預力混凝土結構建成,可載重二十噸的車輛,橋面為單行道,橋上各種車輛均可暢行,橋下則可通行兩百噸位級的船隻。

不過,建橋地點的吼門,水流速度高達每秒三公尺,東北季風盛行時更是怒濤萬丈、漩渦急流,船隻皆不敢輕易前往。為了解決馬公、白沙、西嶼三島之間往來交通的困境,在經過多年研究勘查後,才開始動工興建,工作技術與材料全由國人自行研發,以當時的技術水平而言,確實是我國工程技術上的一大成就。一九七零年十二月大橋竣工,總共費時五年五個月,建造經費高達新台幣一億零四百五十萬元,成為舉世公認的建築巨構。
當工程完工後,國內外媒體大肆報導,中央及地方各級政府也將之視為一大要事,熱烈而隆重地慶祝,當時蔣中正總統更親題「澎湖跨海大橋」篆額半圓拱門兩座,分立於通樑、西嶼大橋兩端入口處,中貫吼門長虹,成為一處既美麗又具有歷史意義的澎湖精神標誌。另在橋前則建有橋頭公園,園中立有一座亭基頗高的忠義亭,由此眺望跨海大橋、內海、外海,景色優美。 
澎湖跨海大橋的完成對澎湖觀光事業貢獻頗大,使得馬公、湖西、白沙、西嶼四鄉市連成一大觀光區,每年更是吸引三十萬以上的觀光客,慕跨海大橋之名而來,他們流連於橋頭高聳雄偉的拱門前,或漫步於長虹碧波的橋面,或觀賞藍天白雲下的大海、湍急的水流浪花,或諦聽迷濛的潮音,或夕陽晚風中領悟那份福至心靈的感受,對在都市喧囂環境中住膩了的人們能來此小憩,看看海景聽聽濤聲,接受大自然的擁抱,而渡個愉快的假期,堪稱是人生一大樂事。
對澎湖居民來說,大橋當然也有極大的實質助益。例如以前西嶼地區的交通很不方便,所有的貨物及人們 的往來都是藉由海運,跨海大橋通車之後,交通不但方便許多、安全許多,而且每當夏日傍 晚時分,也讓鄉民多了一個休閒的好去處。
不過,這座東亞第一長橋完工通車二十多年後,由於橋址所在處海流湍急、潮汐變化迅速,加上長年東北季風吹襲、腐蝕嚴重,而且交通量快速成長,原有單車道已不敷使用,並有數處斷裂。政府遂從一九八四年七月起,分年分段編列經費改建為雙車道橋樑,於一九九六年一月竣工通車。
改建後,跨海大橋全長兩千四百九十四公尺,其中路堤一千五百一十九公尺,橋梁九百七十五公尺,橋面全寬十三公尺,總工程經費計為新台幣十二億兩千八百萬元整。新橋以築堤方式興建,僅中央部分留三個橋孔,橋上道路平直,雖提供較以往更安全便捷的交通,兩旁並設有人行道,供民眾駐足遊覽,但新橋沒有舊橋的優美身影,不免讓人有些悵然。
然而,不管是新的還是舊的跨海大橋,一名遊客在網路上寫道:「這座橋早已成為澎湖縣的一個地標囉!許多人都說道:來澎湖,如果沒有到過跨海大橋,就不算玩遍澎湖了! 過了跨海大橋之後,就是登上了漁翁島(西嶼)了,這時往路旁一看,可以看見一個做得很精緻的『漁翁島像』,這個雕像可算是西嶼的一個大地標哦!」
沒錯,馳騁在新的跨海大橋上,仍然可以感受到海風的強勁,景觀依舊壯闊。穿過白色拱形標幟,前行在如海上長城的跨海大橋上,西嶼島清晰出現在橋的彼端,左右盡是波瀾壯闊的海景,天氣晴朗時,還可遠眺大倉嶼與小門,仍然肩負著觀光的重任。 
就像是一則新聞報導描述的說:「二零零一年澎湖之美鐵人三項競賽,昨天在狂風中登場,剛奪下大運會鐵人三項金牌的林口體院好手張金晴,以兩小時九分五十一秒登上男子組冠軍,女子組則由首度參賽的大運會雙金后蔡玉萱封后。受到西馬隆颱風影響,澎湖風勢劇烈,吹得人站不穩,海面風浪也不斷拍打岸邊,大會為安全起見,宣佈取消一點五公里游泳,改以四點五公里路跑代替,四十公里自由車及十公里路跑則照常舉行。」
然後,「 一百二十九名選手逆風在岐頭碼頭開跑,十五分鐘後,年輕小將魏振展率先抵達轉換區,張金晴、孫吉山緊追在後,但在換裝後,張金晴反而先跨上自由車,魏振展落居第二。由於風勢強勁,選手在經過聞名中外的澎湖跨海大橋時,順風情況下車速幾乎達到七十公里,但回程時頂著逆風,速度只有十多公里,必須以爬陡坡的齒輪比,才能勉強向前。 」
新的澎湖跨海大橋活動頻繁,附近的著名景點通樑大榕樹和其相互輝映,達官顯貴,各地來澎觀光者,莫不聞名至此以一睹一百八十多歲老榕的真面目,遊人休憩樹蔭下,面眺吼門水道跨海大橋,倍增雅趣,入宮瞻仰,晨鐘暮鼓、燈燭輝煌,更彷如已得神明庇佑。
澎湖,是一群美麗島嶼的姓,散落在四處海峽,但是,這座屹立於大海之上的跨海大橋,卻將一座座離散四處的島,連結成一個共同的命運,她的名字就叫做--同舟共濟。(鄭懿瀛)

 
澎湖跨海大橋竣工通車典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