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王國(中華民國)
文 / 中央日報
 
 

一九五四年菲律賓馬尼拉亞洲運動會上,中華民國代表團一共拿下兩面金牌,第一面是由「十項鐵人」楊傳廣在田徑場上奮勇摘下的男子十項運動金牌,也開啟了「楊傳廣時代」;而為我國拿下另外一面彌足珍貴金牌的,則是由「亞洲球王」李惠堂擔任教練領軍的中華民國足球代表隊,這一面足球金牌,也開啟了中華民國稱霸亞洲多年的「足球王國」時代。

其實,中華民國足球隊早就是亞洲的強隊之一,李惠堂更是中國隊陣中最傳奇、最著名的中場大將,素有「亞洲球王」稱譽,據說他小時候因為家裡窮,因此雖然酷愛踢足球,但是家裡卻沒錢買球給他,所以他只好每天早上踢著一棵椰子上學,下午再踢著一棵椰子回家,終於訓練出一雙如鋼似鐵的勁足。

傳言他的球速最快曾達到駭人的每小時九十八公里,也因此還有另一個傳言說,曾有一名自認為沒有球他擋不下來的鋼鐵守門(一說是其弟)向他挑戰,李惠堂苦勸對方無效,結果兩人便以十二碼球對決,李惠堂的球正向球門而去,那名守門員也毫不退縮地把球抱住,李惠堂輸了,但是,隔天這名勇敢的守門員卻因內出血過多而去世,留下了永遠的遺憾。

然而傳言未獲得證實,真正獲得證實的是李惠堂曾四次代表國家隊取得遠東運動會足球冠軍,更在一場國際比賽中創下了單場獨進七球的紀錄,所以三零年代的上海有一句流行語說:「睇戲要睇梅蘭芳,睇波要睇李惠堂」,李惠堂的足球(波)魅力可見一般。

一九三六年第十一屆柏林奧運會,球王李惠堂以隊長的身份率隊與賽,當時全隊二十二人平均年齡二十八點六歲。不過,由於當時政府財力困難,因此球隊必須提前兩個多月乘法國郵輪出國,一路打比賽掙 門票,籌措經費。球隊先后在越南、新加坡、印度等地打了二十七場,掙了二十多萬元港幣,其中一半被政府充作其他運動隊赴奧運會的經費。

奧運會開幕前夕,球隊抵達柏林,不過八月六日下午首戰英國隊,上半場雖然打成零比零平手局面,但下半場被對方連進兩球,我國第一次參加奧運的足球隊就這樣遭到淘汰,不過已為亞洲第一足球王國的美譽打下了基礎。

一九四八年的倫敦奧運,中國足球隊隊由張邦倫等十八人組成,李惠堂出任教練。為自籌經費,球隊又提前三個月出國,先後在菲律賓、泰國等地進行了三十五場比賽。在倫敦,中國代表團是當中唯一住不起奧運村的。大會把中國隊分在丙組,八月二日首戰土耳其,仍以零比四的懸殊比數提前打道回府。

一九四九年底中共佔據大陸後,國民政府遷到台灣,祖籍廣東梅縣的球王李惠堂到足球風氣興盛的英國殖民地香港尋求發展,也刺激了香港足球運動更為蓬勃,不過,李惠堂對於遷往台灣的國民政府仍然有一分向心力,對於台灣的足球發展仍給於許多的關注及指導。
一九五四年第二屆亞洲運動會在菲律賓的馬尼拉舉行,李惠堂應允出任中華民國足球代表隊的教練,並且帶來多名香港華僑名腳助陣,組成了一支「夢幻足球隊」,成員包括:徐徽博、嚴上鑫、陸慶祥、徐祖國、儲晉清、鮑景賢、劉儀、侯榕生、唐相、吳祺祥、鄒文洽、陳輝洪、鄧森、侯澄滔、姚卓然、金祿生、朱永強、李春發、司徒文、何應芬、李大輝、莫振華等人。當時旅菲華僑有二十多萬人,他們熱情出錢出力,組成了一個多達一百六十人的接待委員會,無微不至地照顧我國一百三十七名運動員的食宿交通,期望中華民國代表隊能替華人揚眉吐氣。
而由球王李惠堂執掌兵符,香港華僑名腳姚卓然、莫振華等為主力組成的中華隊果然不負眾望,一路過關斬將,先以以三比二小勝越南,再以四比零大勝地主菲律賓隊,又以四比二乘勝追擊印尼,在冠亞決賽時,全隊發揮旺盛的鬥志及腳下真功夫,以五比二輕取韓國,贏得彌足珍貴的亞運會足球金牌,當這支亞洲第一的足球勁旅回到台北松山機場時,歡迎人潮可謂人山人海,台灣足球風氣一時之間也為之興盛,大家都想效法李惠堂的傳奇事蹟。
四年之後的一九五八年日本東京亞運會,除了備受國人期待的十項鐵人楊傳廣外,最振奮國人民心士氣的中華足球隊,又在球王李惠堂二度職掌兵符的激勵下,以更加堅強、更加「夢幻」的組合,準備揚威東瀛,蟬連金牌,陣中成員包括:姚卓然、黃振華、何應芬、鄧森、劉儀、陳輝洪(前六人二次入選國腳)、郭秋明、劉建中、郭錦洪、羅國良、羅北、何志坤、李國華、林尚義、劉添、郭有、周少雄、劉瑞華、郭滿華、楊偉韜、羅國泰、黃志強。
這支衛冕軍果然氣勢如虹,連勝五場,共踢進十一球僅失四球,第一場比賽以二比一勝馬來西亞,第二場再以三比一勝巴基斯坦,第三場以二比零氣走以色列,第四場則以一比零完封印尼,最後冠軍決賽繼上次馬尼拉亞運後,又對上一心想要雪恥的南韓隊,結果正規賽結束,兩隊踢成二比二和局,進入延長賽時,中華隊的黃志強迎空頂進致勝的一球,在全場的歡呼聲中,中華足球代表隊終於再次摘下亞運金牌,成為中華民國足球歷史的顛峰之作。
不料,從那時開始,由於受到中共的多方阻撓,中華民國多次被摒拒在亞運會場外不能參加,加上籃球和後來風靡全台灣的棒球逐漸興盛,由李惠堂等人揮汗打造的亞洲族球王國也隨之走下坡。不過,到了一九六六年,李惠堂還是十分有情有義地代表中華民國出任國際足球總會副會長一職,為我國的會籍問題努而力。後來,李惠堂還應銘傳商專校方之邀,擔任「銘傳女子足球隊」的首任教練,讓這支後來成為「木蘭足球隊」骨幹的球隊,成為亞洲第一的女子足球隊伍,算是不辱一度是「足球王國」的美名。
一九七九年七月五日,縱橫球場一生的一代球王李惠堂不幸病逝於香港,就像他在六十歲壽誕上描述自己與足球結緣一生的詩中所說,他是「憂樂常關天下情,媿無建樹以球鳴,一腔肝膽存人熱,半世風塵為國爭,拔幟豈曾功在漢,潔身遑計利和名,逢辰笑酌延齡酒,許共賢流致太平」,這位「足球王國」的國王半生為國家征戰於足球沙場,不是為名也不是為利,為的只是一股對於足球的熱誠和一種榮譽感,而足球回報他的也是如此而已。
只是,幾乎是他一手打造的「足球王國」,後來卻只剩下政府為了感謝他對國內足球運動的奉獻而主辦的「李惠堂杯足球賽」(現改稱中正杯),仍在延續著一縷足球的命脈,希望有一天還能有新的球王、新的李惠堂在足球場上為國家爭取最高的榮譽。但看著過去的手下敗將日本、韓國等隊伍在世界杯中越來越令人驚豔的突出表現,再回頭看看台灣「足球場上的草皮比沙土難找,場邊的球迷永遠比球員少」的荒涼情景,以及我國在國際足總的全球排名中曾經落到一百七十二名極後段班的殘酷事實,要在這種狀況下培養出一個新的球王、新的李惠堂,看來還是有一點緣木求魚的感覺吧。(鄭懿瀛)

 
擔任香港足球隊教練的李惠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