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難的台灣,也有著不同深度與面向的藝文活動,經由各種媒介管道,傳承與播散或是精緻或是通俗的文化創作。那一片磚瓦、一襲顰笑,莫不反映著台灣子民生動活潑而且執著的創作力,也反映著台灣子民在這塊大地上不畏風霜的堅毅生命力。

一九五七年,考古學家發現了台灣平埔族原住民的十三行文化遺址,在淡水河口南岸、觀音山前緣的河口沖積平原上,發掘出距今五百年到一千八百年的陶器、石器、金屬器、玻璃製品、骨製品、生態遺留,以及墓葬、建築遺留等豐富的文化資料,讓我們了解到先民們在生計、技術、聚落形態、經濟貿易和社會結構等方面具體而豐富的見證,更深化了對於台灣的歷史思維。

不過,經推斷屬於凱達格蘭和噶瑪蘭系統史前文化的十三行遺址,卻在一九八八年要進行考古挖掘時,發現遺址竟被有關單位劃定為八里污水處理廠預定地,而且即將動工,遂引發了隔年各界發起的「搶救十三行遺址」行動,經過學者大力呼籲、媒體競相報導、立委質詢、學社運團體連署聲援後,內政部在一九九二年決議將十三行遺址指定為國家二級古蹟,並由台北縣政府負責籌設十三行博物館,以保存及展示十三行遺址出土文物。

有關如何面對文化遺址與現代生活之間生存競爭的衝突問題,一九七八年開始進行的台北市林安泰古厝搬遷工程,則提出了另一個面向的解決方案。古厝遷建顧問李乾朗教授指出,當時很多人想要搶救這座古宅,但卻發現無能為力,因為該老厝並沒有被政府列為「古蹟」,不是「古蹟」,當然也就得不到保護。

不過,熱心的專家學者仍不放棄搶救的努力,一九七八年,一項妥協的古建築遷建計畫出爐了,加上林家子孫林思訓獨排眾議,將所有建材無條件地捐給政府,林安泰古厝的存廢爭議才得以塵埃落定。雖說從一九七八年六月二十六日開始拆下第一塊磚瓦,到一九八五年十一月整個遷建工程完成,總共花了長達七年的時間,而且脫離特定歷史空間,變成「博物館」式存在的處置,引起了若干深具意義的論辯,但站在古厝大院中凝思台灣先民生活的往昔風華,仍有青青子衿般的具體感受與喟嘆。

一九七零年六月十八日,由故宮博物院在台北盛大舉辦的第一屆「中國古畫討論會」,則是面對文化遺產的另一種方式。這次討論會為期一週,有來自十四個國家的一百二十九位專家學者應邀參加,參與盛會的各國觀察員多達七十多人,國畫大師張大千也從美國專程回台與會。而蔣總統夫人蔣宋美齡女士更擔任討論會的名譽會長,總統、副總統等中央要員都紛紛設宴款待嘉賓,成為當時台灣藝術界的一大盛事,但也可見出國民黨政府文化政策的偏向。

除了古文化之外,在電影、電視等科技的引領與傳播下,流行文化也無遠弗屆地發散出強大的影響力。例如,一九六三年在台灣上映的電影「梁山伯與祝英台」,連續上映三月不輟,凌波也因主演此片紅遍大街小巷,當她來到台灣領取金馬獎時,爭睹偶像丰采的群眾可說是萬人空巷,瘋狂程度令人嘆為觀止。

在電視方面,一九六二年十月十日,在蔣宋美齡女士的剪綵按鈕下,台灣第一家民營商業無線電視台—台視正式開播,開啟了台灣電視史的新紀元,扮演各項政治、文化、社會及經濟方面的重要角色,例如,台視開播的元老節目之一群星會,便是一個電視帶動流行文化蓬勃發展的鮮明例證。

群星會是由關華石和邱慎芝夫婦所製作,從台視開播後每週兩次,每次半小時播出,其中,從一九六六年到一九六九年可說是群星會最為興盛的「黃金年代。」而在那個離戰亂還不算遙遠的年代,經由一首首優美動聽的歌曲,撫慰著台灣的人心,也陪伴著四、五年級生一起成長,融進他們的生命基調當中,可說是台灣電視史上開始最早,也最令人懷念的綜藝節目之一。

此外,黃俊雄的改良式金光布袋戲「雲州大儒俠史豔文」,從一九七零年三月二日起在台視播出後,掀起「轟動武林、驚動萬教」的盛況,也印證了電視這種新傳媒的強大感染力。不過,被視為台灣本土文化的布袋戲,卻因電視這種新媒體的「強力放送」,從一九七零三月二日至一九七四年六月十六日,總計斷斷續續播出四百多集後,仍被當時行政院新聞局以「妨害農工商正常作息及兒童教育」,以及與政府大力推行的「國語運動」相悖等理由禁演,其他所有的電視布袋戲也都喊卡,再次凸顯當時文化政策的偏向與侷限。

沒錯,文化活動可說是時代的真實反映。例如,一九六八年六月,在台北豪華酒店盛大舉行的第一屆國產衣料服裝展覽會暨選拔「中國雲裳小姐」活動,反映的是蓽路藍縷十年以上的台灣紡織業發展成果,以及美援在一九六五年終止後,台灣自立門戶發展「第四期經建計畫」的血汗結晶,這場國產服裝展覽活動可說是別具意義。

當然,文化活動也能引領時代風潮。例如,一九七三年由林懷民創辦的台灣第一個現代舞團「雲門舞集」,便開啟了一個新的舞蹈世紀。三十年來,雲門的舞台上呈現了一百五十四齣舞作,包括林懷民、黎海寧、彭錦耀、林秀偉、陳偉誠、羅曼菲、保羅.泰勒、杜麗斯.韓福瑞、查爾斯.莫頓等中外編舞家的作品。內容涵蓋古典文學、民間故事、台灣歷史,以及對於社會現象的衍化發揮,乃至前衛觀念的嘗試,舞碼豐富精良,成為台灣社會兩、三代人的共同記憶。(鄭懿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