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的統治、經濟的發展、民族意識的凝聚,莫不需要教育的框限與佐助、體育的鍛鍊與激勵,在近代台灣的歷史進程當中,教育與體育所發揮的功能,更顯得昭著而珍貴,一種命運與共的感覺也因而愈益強烈。

首先,祭孔,是一種向儒家思想認同、靠攏的象徵,也是一種協助統治的政治教育。一九五零年,正逢孔子誕生二千五百年紀念,才從中國大陸播遷來台的國民政府遂抓住機會,特別擴大舉行隆重的祭孔典禮,當時蔣介石總統還特別敬獻手書匾額「有教無類」,讓祭孔的意涵更加深奧多元。

其次,對於台灣的民智開發、勞工素質提升,尤其是國家神話(MYTH)之建構具有根本重要性的,是從一九六八年起推行的九年國民義務教育計畫。當時,九年國教的推行分為國小及國中兩階段,課程則採取九年一貫的精神,希望讓學生能夠得到更多的實用知識和技能。或許,與政府所提出的崇高目標相比,落實的成效遠遠不及,但整個教育氛圍因之而勃發、人才因之而輩出,卻是個不爭的事實。

第三,台灣勞工技術界的年度盛事─全國技能競賽,從一九六八年開辦以來到第三十二屆為止,參賽選手多達五萬多人,除了在國際技能競賽中屢次囊括大獎,為國爭光外,也代表一技之長與職業技能的榮耀,對於政府推動證照制度以專業提昇產業能力的政策,不但是強而有力的見證,同時更能在升學壓力下,鼓勵年輕人投入生產行列。

第四,以培養服務觀念為主的童軍教育,在台灣也有十分活躍的發展。先是,中國童軍總會於一九四九年隨國民政府遷至台灣,隔年,便舉行中國童子軍第一次檢閱大露營及第一屆冬令營,到了一九五六年又在高雄澄清湖舉行第三次全國童子軍大露營。之後,又陸續推廣女童軍、辦理木章訓練、舉辦遠東區國際童子軍會議、建立行義童子軍制度等,助人為快樂之本的精神獲得發揚。

第五,一九七零年三月三日,由文藝月刊社主辦、二十多家出版社及雜誌社聯合參與的「中華民國文學書刊首次展覽會」,在台北市中華路國軍文藝活動中心二樓揭幕,由國畫大師馬壽華主持剪綵,會中共展出文學書刊兩千多種,算是當年文化界的一大盛事。不過,當天和馬壽華同時出現在展覽會場的,還有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主管及國民黨中央黨部文宣高層,讓這項展覽會的「文學味」少了一點,「政治味」則多了一點,反映出台灣在一九六零、七零年代,藝文界發展的一個階段性政治目的。

另外,在體育活動上,足球、棒球、籃球,以及田徑場上的十項運動,在政府的大力推廣宣揚下,人才輩出、成績斐然,凝聚了國人的愛國心與民族意識,也帶動全民的運動風氣,維持住一定程度的國力。

一九五四年第二屆亞運會在馬尼拉舉行,「亞洲球王」李惠堂應允出任中華民國足球代表隊的教練,並且帶來多名香港華僑名腳助陣,組成了一支「夢幻足球隊」赴賽,結果中華隊不負眾望,一路過關斬將,贏得彌足珍貴的亞運會足球金牌;四年後的東京亞運會,李惠堂二度職掌中華隊的兵符,以更加「夢幻」的組合順利蟬聯金牌,台灣的足球成就臻至顛峰。當時,這支亞洲第一的足球勁旅回到台北松山機場時,歡迎人潮可謂人山人海,台灣也成了亞洲的足球王國。

除了足球以外,自從「亞洲鐵人」楊傳廣為我國摘下了史無前例的奧運十項運動銀牌之後,十項運動儼然是我國在田徑場上的代表性項目。一九六六年第五屆曼谷亞運會,在楊傳廣之後異軍突起的「亞洲新鐵人」吳阿明,力拚兩位日本選手,結果不負國人所望,以創個人最佳成績的優異表現,一舉奪下金牌,持續我國十項王國的美名,贏得亞洲各國對我十項運動實力的尊敬。

民國六十年,台南巨人少棒隊前往美國威廉波特參加世界少棒賽,要為前一年以一分飲恨給尼加拉瓜的七虎少棒隊復仇。冠亞軍決賽時,巨人隊由王牌投手許金木掛帥主投,美北隊則由身材高大的麥克林登掛帥,經過激烈的延長加賽之後,巨人隊終於再次拿下世界少棒賽冠軍的頭銜。

而在勝利的那一刻,全台灣可以說都被狂喜的歡呼情緒及震耳欲聾的鞭炮聲給淹沒了,總統和行政院長也立即拍發電報到球場向全體隊職員表示祝賀之意。迎接巨人隊球員回國的場面更是隆重,每位少棒英雄還搭乘吉普車在市區接受民眾夾道歡迎,蔣總統更是親自接見,可說掌聲和榮耀全都湧向了巨人少棒隊,彷彿台灣因為這場勝利變成一個世界的巨人,國人也與有榮焉。

可以振奮人心並爭取國際舞台能見度的還不止棒球,一九七二年一月二日,亞東女籃隊起程前往美國和中南美洲,進行長達八十九天的訪問比賽。那時,中華民國才被逐出聯合國不久,國內民心及僑界士氣都低盪到了谷底,許多國家更紛紛與我國斷交,轉而與中共建交,亞東隊在美國及中南美洲的友邦進行體育外交,就和巨人少棒隊揚威美國威廉波特一樣,正好適時提振民心士氣,並且以另一種方式宣揚國力、精神勝利。

也因此,當同年三月三十日,亞東女籃隊載譽歸國,返達台北松山機場時,也有和巨人隊同樣規格的盛大儀式,國防部示範樂隊奏樂歡迎,各級長官到場致意,然後每位女籃英雄也各自搭上一輛吉普車開始遊行市區,商店、住戶紛紛燃放長串鞭炮致敬,為國爭光的榮譽感深深印記在球員心裡。

除了經由出國比賽、為國爭光之外,我國也主動出擊,於一九七七年爭取到第一屆威廉瓊斯盃國際籃球邀請賽在台灣舉辦,突破了中共多年來在國際籃壇封鎖台灣的企圖,意義非凡。(鄭懿瀛)